【惊世骇俗的孽恋畸婚】03歌厅小姐
时间:2019-05-24

【惊世骇俗的孽恋畸婚】03歌厅小姐

第三章 歌厅小姐


  「没事,就是想请你吃顿饭……我要不那么说,你会来吗?」


  唐健一愣,脸上浮现一丝羞愧之色,他刻意疏远柳老师,其实就是小孩子心

性的赌气行为。而柳老师并不跟他计较,还是委曲求全地做了饭菜想方设法地请

他过来。


  「好了,既然来了,就说明你还是很在意姐姐。」柳老师莞尔一笑,「今晚

咱们不谈不开心的事,今朝有酒今朝醉,如何?」


  唐健马上高兴起来,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柳老师。


  「我今晚漂亮吗?」柳老师的一双美眸像两眼醉人的深潭,风情万种地看着

唐健。


  「你真美!」唐健由衷地赞叹。


  「姐姐是为你打扮的,今晚的美只属于你。」柳老师笑得很妩媚,粉嫩的脸

蛋儿上露出两个小酒窝。她打开红酒,斟在两个玻璃杯里,然后拿在手中袅袅娜

娜地踱到唐健身边,娇滴滴地问:「想不想跟姐姐喝杯交杯酒?」


  唐健心神荡漾,忍不住伸手揽住柳老师柔滑温软的细腰,小声说:「想!」


  柳老师一声娇笑,屁股一扭就坐在了唐健的大腿上,轻薄的睡衣里伸出柔润

的皓腕搂着唐健的脖子,纤纤小手端着摇曳琥珀色红酒的玻璃杯放在自己的红唇

边,双眸期待地看着他。


  唐健满怀的软玉温香,心神俱醉,从柳老师手中接过另一只玻璃杯,绕过女

人的香颈。两人相视一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甜甜的美酒入喉,唐健觉得怀中的女人身体更加酥软……望着女人那红润的

樱唇,唐健提了一个要求:「姐,我还想喝。」


  「好,今天姐什么都依你。」柳老师从唐健手里接过酒杯放在桌上,拿起酒

瓶刚要斟酒,唐健忽然说:「用你的杯子。」


  柳老师不解地看了他一眼,却听话地将美酒斟进了自己的酒杯里。


  唐健色眯眯地盯着柳老师的红唇,坏坏地笑道:「你喂我喝。」


  「小坏蛋,不就是想跟我亲嘴吗?还搞这种花样。」柳老师娇嗔道,将酒倾

进口中,低头覆在唐健的嘴唇上。


  唐健刚刚张嘴,女人嘴里的美酒就如缓缓的溪水般流进了他的口中,酒香混

合着女人口中的甜腻温香,那滋味真是妙不可言。唐健不急着吞咽,反而抱紧女

人,舌头伸入她的香甜小嘴里,跟她热吻起来。酒液在彼此口中来回交换,也不

知谁喝下去的多些。


  良久,女人终于挣脱了唐健的缠绵,娇喘吁吁地说:「时间长着呢,咱们先

吃饭吧,吃完饭想怎么样都随你。」


  唐健强捺激动的心情,与柳老师相对而坐,二人相视一笑。柳老师点燃桌上

的红烛,起身关掉房间的电灯,然后款款坐回,嫣然道:「今晚咱们也来个烛光

晚餐,尝尝我炒的菜味道怎么样?」


  唐健痴痴地盯着女人娇艳的笑靥,低声调笑道:「我怎么觉得今晚像是咱俩

的洞房花烛夜呢?」


  柳老师不以为忤,反而凑趣道:「那现在就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咯……」


  二人推杯换盏,眉目传情,温情无限,恍如梦中。唐健只觉浑身发烫酥软,

唯胯下阳具越来越硬,吃了几口就按捺不住,起身过去抱住柳老师就吻上了她那

鲜艳欲滴的红唇……


  柳老师瘫软在他的怀里,喃喃道:「把你的新娘抱到婚床上吧。」


  唐健情兴如火,弯腰伸臂将娇软的女人抱起,急不可耐地来到床边。床上新

铺的粉红花床单,枕巾上绣着鸳鸯戏水的图案,床脚是松软的薄被。唐健将柳老

师轻轻放下,自己迅速地解衣脱裤,赤着身子跳上香床,紧紧搂住了自己的梦中

情人。


  柳老师美眸斜睨唐健的胯下,悄声道:「好弟弟,别急,姐姐今晚让你好好

享受一下。」,将他仰面推倒床上,然后匍匐在他胯间,纤纤小手轻握滚烫涨硬

的鸡巴,欢喜道:「你这宝贝真可爱,姐姐想亲亲它。」说着,莲舌轻吐,在龟

头上一点,唐健就是一激灵,阴茎倏然暴胀,在女人手心里别别直跳。


  女人嘻嘻一笑,轻启樱唇,温柔地含住龟头,一点点地向下含,直到顶住了

嗓子眼儿,然后香舌舔舐、吞吐吮咂。美得唐健身子紧绷,嘶嘶地吐气,他把手

伸到女人睡衣下,探入内裤,摸到女人的阴户饱满肥涨、汁液淋漓,嘶声道:

「好姐姐,脱了衣服吧。」


  柳老师吐出口中宝物,扭头浪声撒娇:「你替我脱。」


  唐健喜出望外,手忙脚乱地剥脱女人的睡衣和乳罩内裤,女人起身配合,很

快,一个丰腴雪白的女人娇躯就袒露在唐健的眼前。他咽了一口唾沫,一头扎入

女人胯部,伸嘴就拱上了女人的肥屄。


  女人娇躯一颤,屄里就漫出一股清水,被唐健热辣辣的舌头卷取吃下了肚,

更觉阴腔麻痒难当,急需充塞,不由得腿乱摆,臀乱扭,身子痉挛,娇呼:「受

不了啦,你进来吧。」


  唐健也觉得阴茎胀得生疼,需要抚慰,听到老师召唤,赶忙起身蹲到她胯前,

扶住女人两条大白腿,分开抬起露出那朵淫糜的艳丽花朵,将扑棱乱跳的阴茎对

准花心往里便扎,一下便陷入了湿热滑腻的温柔乡中。


  女人吟哦一声,白生生的藕臂就抱紧了身上的少年。唐健开动马力,长抽短

插,在女人娇软的身子上纵马驰骋。少年有无穷的精力,又非初尝禁果的菜鸟,

只把身下女人弄得淫水喷溅、香汗淋漓、大呼小叫、鬓发散乱。


  就这一个姿势,单调的动作,唐健二十分钟马不停蹄,最后几下如砸夯一般

猛烈冲击了几下,股股精水就激射到女人的阴道深处。


  战斗结束,精神放松,唐健忽然想起一事,担心地问道:「姐,刚才我射到

里面了,没事吧?」


  女人莞尔:「现在才想起来呀,刚才你不顾死活地狠弄,我本来想提醒你的,

又不想扫你的兴……算了,今晚你尽兴吧,明天我买事后避孕药吃了就行了。」


  唐健心里感激,搂住女人深情地说道:「好姐姐,你对我真好,你放心,我

将来一定会好好对你,你看我的行动吧。」


  女人伸手掩住他的嘴,腻声道:「姐明白你的心,咱今晚不谈别的……你累

了,睡会儿吧。」


  唐健嗯了一声,却睡不着,怀里软玉温香时时在诱惑着他,胯下的肉枪很快

又子弹上膛,准备上战场了。女人感觉到了,暗暗惊叹,在他耳边腻声问:「又

想了?」


  唐健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柳老师却道:「今晚尽了你的兴,想就上来吧。」


  两人重整旗鼓,又战在一起,滚烫铁硬的阴茎在女人温软柔腻的阴道里左冲

右突、长拉短抽,弄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偃旗收兵。唐健越战越勇,不一会儿又满

血复活,厮缠着女人再战。如此反复,唐健射了五次,把柳老师的的阴户都肏肿

了。天色微亮,两人一夜未睡却精神饱满。


  柳老师担心被人发觉,心里虽不舍,却也只能催促唐健起床离开。


  唐健感叹欢乐的时光总是觉得那么短暂,也只能依依不舍地穿衣离去。回宿

舍躺了不一会儿就吃了早餐上课去了。他心情愉快,感觉周围的景物都那么清新

可爱,连空气都充满了香甜的味道。


  他想在课堂上再见到柳老师,看看昨夜跟自己在床上激情缠绵的少妇在教室

里衣着整齐一本正经讲课的样子,也许两个人还会时不时地眼神交流,暧昧地微

笑。


  但他失望了,柳老师没来上课,别的老师替了她的课。唐健想,可能是柳老

师被自己弄得太累了,请假了吧。


  但接下来的几天,仍然见不得柳老师的身影,唐健有些慌了。教室、办公室

都没有她的身影,宿舍里的电话没人接,柳老师好像人间蒸发了。难道是她出了

什么意外,难道是王校长做了什么手脚?


  就在唐健心急如焚的时候,他收到了一封信,没有寄信人的姓名和地址,邮

戳显示是本市火车站的邮局收寄,日期是两天前。但那娟秀的笔迹使他一下子就

想到了,这是柳老师寄给他的。


  唐健迫不及待地撕开信封,抽出信纸,没有台头和落款,没有日期,只有几

句话:


  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


  与你相处的这段时光,是我这一生最快乐的日子,谢谢你给我的爱!


  但我也知道,我们是没有未来的。你还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会有一个跟

你两情相悦的女人和你共度此生,但这个人不会是我。


  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就算不谈年龄,我们也不合适。你有一个好的家境,

一个好父亲,你的未来不可估量。而我,一个大龄剩女,残花败柳,想要追求的

仅仅是一个容身之所,一份安定的生活,一桩平淡的婚姻。


  不要说我残忍,我们各自想要的东西不一样,我放飞自己的同时,也放飞了

你。就让我们把这段美好的经历深藏心底,当做人生的一笔精神财富,留给将来

慢慢回忆吧。


  不要试图联系我,也不要无谓地寻找,我们只是彼此人生的过客。


  看完这封态度决绝的信,唐健泪流满面、心如刀绞。本以为能跟柳老师谈一

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最后相伴终生,没想到只是昙花一现,终成黄粱美梦。


  接下来的日子,唐健失魂落魄,感觉自己就是行尸走肉一般,干什么都提不

起心劲儿。


  时间是无情的,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唐健把自己大量的时间投入到了体育运

动和健身上,只有运动能让他忘记烦恼和忧愁。他的另一个爱好就是上黄色网站

看情色文学,他觉得这些小说比他以前租的黄色书刊精彩多了,各种风格的都有,

他尤其喜欢看乱伦和绿帽类型的。但他的性格却越来越孤僻,连跟他关系最好的

郑浩都疏远了。他的上唇长出了茸须,嗓音变得低沉,身高到了一米八,体型也

魁梧起来,快赶上他的父亲了。


  随着父亲的生意越做越大,唐家的大少爷在学校里也越来越受人瞩目。唐健

成了学校男生嫉妒的对象,也成了女孩子心目中的理想情人。追他的女孩子从来

没断过,但都碰了软钉子。他心里还是忘不了柳老师,忘不了她那成熟女人的风

韵,这也使得他对这些同龄的青涩少女没有任何感觉。


  三年级的时候,奶奶查出了乳腺癌,住进了省人民医院的特护病房。奶奶坚

决不做手术,只愿意接受保守治疗。唐健去医院看望奶奶,感觉奶奶的脾气变得

暴躁执拗,不停地抱怨爸爸看她的次数太少,对她无情无义,又抱怨医院的医生

护士服务态度不好,总惹她生气,唠唠叨叨,让唐健都有点烦了。


  等病情稍微好转,奶奶就回家了。唐健偶尔回去,发现奶奶忽然信佛了,将

二楼一个很宽敞的房间布置成了佛堂,奶奶总在那里念经。香烟缭绕,整个别墅

都一股子怪味。奶奶一下子变成了一个性格孤僻的老太太,让人觉得难以靠近,

怪不得爸爸不回别墅了,连唐健都觉得受不了。


  爸爸经常出差,一年有差不多半年在国外,王艳总是相伴左右。但唐健也发

现两个人的感情并没什么太大的进展,每次王艳来学校探望他,虽然对他嘘寒问

暖、强颜欢笑,但他总能发现王艳眉宇间那淡淡的哀愁。


  寒假的时候,唐健为这事探过爸爸的口风。结果唐铁山告诉他,王艳是个好

姑娘,人长得漂亮,也很能干,是他事业上的好帮手。但唐铁山对她却没那种感

觉,也曾暗示过让王艳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但王艳对他情有独钟,让他也很苦恼

和无奈。


  整个假期,唐铁山早出晚归,把家当成了旅馆。唐健也很少在别墅呆,父子

俩对奶奶的关心都很不够。元宵节后的一天下午,唐健收拾东西准备返校,王艳

到别墅来找唐铁山,却让奶奶遇到,谁也没想到奶奶会莫名其妙地无理取闹,对

王艳污言秽语地滥骂,把王艳气得直哭,委屈地走了。


  当时已是傍晚时分,奶奶骂走了王艳似乎还不解气,怒容满面,却忽然眉头

紧皱,以手捂胸跌坐地上。唐健本来躲在房间听着奶奶对王艳恶语相向又不敢劝,

这时候听到奶奶痛苦的呻吟赶紧跑出来,知道奶奶犯病了,他赶紧打120叫来

救护车送奶奶去了人民医院,办了入院手续后出来找父亲。他知道父亲今晚要和

政府官员共进晚宴,但并不知道具体的饭店名称,估计应该是城西的世纪公园附

近,那里是全市最繁华的地段,最好的酒店和娱乐场所都在那里。


  唐健打车来到那里,打父亲的手机却无人接听,他一边漫无目的地四处转悠,

一边不停地拨打唐铁山的手机。


  九点多的时候,他走到「金碧辉煌」夜总会的门口,忽然从门里冲出来一个

衣衫不整、披头散发的女孩子,后面几个男子凶神恶煞般猛追不舍。女孩径直向

唐健跑过来,却因为脚步不稳,摔倒在离他几米远的水泥地上。


  遇到这种事,唐健一般都会远远避开的,他不喜欢惹是生非。就在他转身想

走的时候,地上的女孩抬头看了他一眼,就是这一眼,让唐健浑身一震。


  那是一种哀怨和凄楚,是一种祈求和诉说,是对他即将离开的无助和绝望。


  女孩的样子也看得更清楚了,很年轻,五官很精致,脸上却化了浓浓的夜妆,

此刻被泪水和鼻涕玷污得花花绿绿的很不堪。身材窈窕,胸乳不大却很尖挺,那

明显是夜总会制服的旗袍前胸纽扣散乱,露出白皙的胸部肌肤。


  唐健的内心翻江倒海,这个女孩肯定是第一次见到,但为什么让他有一种爱

恋和保护的冲动?


  追赶的几个男子跑过来,凶神恶煞般去拖拽地上的女孩,嘴里还污言秽语地

乱骂。女孩一边挣扎、哭闹,一边向唐健投来求救的目光。唐健热血上涌,大步

上前护住女孩,冲那几个人喊道:「你们干什么?放开她,不许打人!」


  这场面惊动了许多人前来围观,对面的饭店正好走出几个人,也向这边张望。


  其中一个身材健壮的中年男人听见唐健的喊声,顿时一愣,赶忙穿过马路跑

了过来。


  唐健正想把女孩搀扶起来,冷不防一个男子冲他胸腹部猛踢一脚,狂笑着骂

道:「哈,干你屁事?充什么英雄!」踢得唐健仰面翻倒,女孩也被带得扑翻在

他的怀中。


  唐健只觉得胸口闷痛,浑身抖颤,脸色煞白。女孩也察觉情况不妙,从他身

上爬起来,哭道:「你没事吧?」


  踢他的男子上来还想再补一脚,忽觉肩膀被一双鉄钳般的大手按住,他心里

一惊,扭脸一看,只见一只拳头迎面砸来,顿时眼前一黑,瘫坐在地。


  他的同伙正想上去围攻,等看清来的男人,谁都不敢动了。


  歌厅的经理也跑过来了,冲那男人点头哈腰,满脸堆笑道:「唐总,您怎么

在这儿?」


  对面跟男人一起从饭店出来的那几个人也走过来了,一个秘书模样的人关切

地问道:「唐总,怎么回事?」


  歌厅经理看见这几个人,赶紧过来,奴颜婢膝地打招呼:「邱市长,秦秘书。」


 原来刚才从对面饭店吃完饭出来的正是唐铁山和主管经济的邱副市长、秦秘


  书一行。唐铁山听见儿子的喊声,看见这边情况不妙,没顾上跟市领导打招

呼就赶紧跑过来,正好看见儿子挨打,怒从心头起,不由分说就已出手。


  唐铁山快步来到唐健身边,看儿子手捂胸口、脸白唇颤,急叫歌厅经理:

「仇三儿,快找辆车送我儿子去医院!」


  众人这才知道地上被打的小伙子是唐铁山的儿子,仇三也慌了,对那几个歌

厅保安喊道:「快去开车过来。」


  邱副市长对秦秘书说道:「叫小单,开我的车赶紧把老唐的公子送去医院。」


  秦秘书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一辆黑色的奥迪急速驶来,停在路

边,驾驶室的车门打开,一个精干的小伙子跑步来到秦秘书身边。


  秦秘书指着地上的唐健,对小单吩咐道:「扶唐总的公子赶紧去医院。」


  唐铁山为难地说道:「那邱市长怎么办?要不还是叫我的车过来。」原来唐

铁山的司机把他送过来后,正好家里有点事,唐铁山就让他开车回去办自己的事,

等他电话再过来。本来晚宴后唐铁山也正好安排了邱副市长一行来「金碧辉煌」


  夜总会玩,包房都提前订好了,谁曾想会出这样的事。


  秦秘书还没搭话,邱副市长说道:「都这时候了,老唐你还跟我客气啥?等

会儿我让小秦再叫辆车过来,你赶紧把儿子送医院要紧。」


  唐铁山点点头,和小单去地上扶起唐健,唐健虽然说不出话来,却死死攥着

那女孩的手。女孩会意地对唐健一笑,悄声说:「我陪你去医院。」唐健的手这

才撒开。


  唐铁山便道:「一起上车。」女孩和唐健坐在后排,轻揽他在怀里。唐铁山

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奥迪车像离弦的利箭一般,迅疾地驶向最近的市四院。一路

上,开着双闪,鸣着喇叭,抢道闯红灯,很快就停在了市四院的急诊室。


  唐铁山在路上已经用手机跟医院打过招呼,车一停,一辆推车就迅速过来,

医生护士簇拥上前,将唐健抬到车上,推进了急救室。


  没一会儿,几个医生纷纷从家里赶来,快步跑进了急救室。十几分钟后,一

名医生出来对唐铁山说道:「目前看问题不大,唐公子能开口说话了,接下来我

们再做一些细致的检查。」


  唐铁山这才松了口气。这时,歌厅经理仇三跟着一个西装背头的壮汉小跑着

进来,那壮汉三十多岁,手背上有个蜈蚣的纹身,面目凶恶,跑到唐铁山跟前,

满脸赔笑:「唐总,今天我没在店里,接到仇三的电话赶紧赶来了,不知道为什

么就闹出这场误会。」冲身后的仇三一招手,仇三赶紧从包里掏出一个纸袋递给

他,「来得匆忙,这是十万现金,先给公子看病。唐总放心,这事我一定给您一

个交代,打人的那小子我已经扣起来了,回头任您发落。」


  唐铁山鼻子里哼了一声,却不接钱。他身旁的女孩却身子一颤,低声对那壮

汉恭敬地打招呼:「赖总。」


  来人正是「金碧辉煌」夜总会的赖荣发,看见这女孩穿着夜总会的小姐衣服,

知道今天这事就是因她而起,看向女孩的眼光就狠毒起来。


  女孩吓得往唐铁山身后直躲。唐铁山回头看见女孩儿梨花带雨、恐慌惊颤的

怯弱模样,怜惜之心顿起,魁梧的身躯挡在女孩身前,对赖荣发呵斥道:「怎么,

在我面前,你还敢撒野?」


  赖荣发搞不清情况,脸上的表情马上阴转晴,卑下地笑道:「哪敢呀?唐总

就是借我个胆子也不敢!唐总,公子这件事完全是个误会,我一定会给您一个交

代。您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我全部答应。」


  身后的女孩看见自己平时最怕的人在唐铁山面前这么顺服,鼓起勇气低声在

他耳边说:「我……我想回去换件衣服。」


  唐铁山回头一看,马上明白了。女孩现在身上穿的还是歌厅的小姐制服,性

感暴露,而且因为倒地弄得脏污皱巴,实在不雅。他点点头:「那你去吧。」


  女孩可怜兮兮地说:「可我……不敢。」


  赖荣发看唐铁山对女孩如此呵护,马上逢迎道:「你坐我的车,我陪你回去,

怎么样?」


  女孩忸怩着,小声对唐铁山说道:「你……能不能陪我去一趟?」


  唐铁山一愣,他虽然经常出入娱乐场所,有兴趣时也会逢场作戏,但他却从

心底瞧不起这些欢场女人,觉得她们贱、脏,就是男人们的玩物。但今天,面对

这个歌厅三陪小姐,他却有种不一样的感觉,不由自主就想保护她,爱惜她。于

是他爽朗地笑道:「行,我陪你走一遭。」


  女孩顿时开心地笑了,唐铁山大踏步往外走,女孩紧随他身后,赖荣发小跑

着前面引路,仇三忙打电话招呼车过来,四个人坐着赖荣发的车往歌厅奔去。


  车上,唐铁山给自己的司机打电话让他去歌厅。女孩坐他身边,时不时地偷

眼瞧他,目光中满满的都是崇拜。


  唐铁山和颜悦色地问女孩:「刚才是怎么回事?」


  女孩脸一红:「有个客人想非礼我,我逃了出来,他们就追出来,后面的事

你都知道了。」


  唐铁山一皱眉:「是个什么样的客人?」


  「一个又黑又胖的中年男人,身上到处都是纹身,很凶的样子,歌厅的人都

很怕他,也挺巴结他。他每次来都点我,总是对我动手动脚的,今天在包房里就

想强奸我,我拼死反抗才逃了出来。仇经理发现后就带人追了出来,想抓我回去。」


  女孩忽然咬牙说道,「真把我抓回去,我宁可死也不会让他得逞!」


  唐铁山暗暗吃惊,他没想到在歌厅还有这么贞烈的女子,不相信地问道:

「你来这里多长时间了?」


  女孩小声回答:「还不到半个月。」


  唐铁山接着问道:「你还在读书吧?」


  「没有,我初中毕业就没再读了。」女孩沉吟了一下,小声说道,「我舅舅

得了尿毒症,治病需要花大钱,所以我才来这儿上班。」


  「你家都有什么人?」唐铁山忽然对这个女孩产生了好奇。


  「我和我妈,还有我舅舅,就三个人。」


  唐铁山很奇怪:「你爸呢?」


  「我没爸爸,我妈说我出生前,我爸就去世了。」女孩的语气很伤感。


  到了歌厅,仇三一边前面领道,一边对唐铁山谄笑道:「踢伤公子的保安我

关起来了,等您发落,要不,我们先去看看。」


  唐铁山点点头。一行人来到歌厅包房最里面的一间,推门进去,就看见一个

男人蹲在墙角,正是之前踢了唐健一脚的那小子。


  仇三把房间的灯打开,冲那小子怒喝一声:「保子。」


  那个叫保子的保安见来人了,赶紧走到仇三面前噗通跪下:「经理,饶了我

吧。」


  仇三甩手狠狠地扇了保子一个大耳光,怒骂道:「你今天惹了多大祸你知道

不知道?我饶你,谁饶我呀?」


  保子的一边脸马上肿了起来,脸上的手指印鲜红醒目,他磕头如捣蒜,哭着

祈饶:「我错了,饶了我吧……我错了,饶了我吧。」


  唐铁山冷冷地看着保安的额头都磕出了血,一言不发。


  赖荣发惴惴地看着唐铁山,小声说道:「唐总,你看……」


  唐铁山忽然怒从心头起,上前一脚狠踹在保子的前胸,把那保安踹得仰面朝

天。他怒喝道:「哪只脚?」


  保子一愣,明白过来后,嗫喏着:「左……左脚。」


  唐铁山瞪他一眼:「嗯?」


  保子不敢撒谎,只得改口:「是……右脚。」


  唐铁山用眼色示意了一下赖荣发,赖荣发马上明白过来,抄起茶几上的烟灰

缸,狠狠地砸在保子的右脚踝上。保子一声惨叫,疼昏了过去。


  唐铁山这才罢休,抽身出来。仇三叫来歌厅的妈咪,陪女孩去换衣服。


  等女孩聘聘袅袅地重新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唐铁山的眼前一亮:梳洗打扮

后的女孩以素颜示人,披肩长发扎成了马尾;一件很普通的T恤衫,被一对尖挺

的椒乳高高顶起;下身是一件石墨蓝的牛仔弹力长裤,更显得两腿修长紧致;鼓

鼓的圆臀高傲地向后翘挺,被牛仔裤绷紧,更显出惊人的活力和弹性。洗尽铅华

的女孩,细细的柳叶眉,灵巧的大眼睛,笔挺的鼻梁,小巧的樱唇,组合在白皙

细嫩的鹅蛋脸上,像邻家女孩般清秀可人。她拎着一个很普通的手袋,冲唐铁山

甜甜地一笑,两颊露出两个浅浅的小酒窝,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风尘气?唐铁山

只觉得心神俱醉,对女孩从心底产生了一种怜惜。


  女孩走过来,对唐铁山说道:「我想回医院……照顾他。」


  唐铁山欣慰地点点头,带她出来,他的司机已经把车停在了门口,两人上车

直奔医院。


  车上,唐铁山客气地问女孩:「你带身份证了吗,能给我看看吗?」


  女孩嗯了一声,从手袋里掏出身份证,递给唐铁山。


  唐铁山打开车顶的小灯,凝目观瞧,身份证上显示:女孩名叫李婷,今年十

八岁,家住省城西边的丰水市。唐铁山知道那个地方,是个离省城不到五十公里

的县级市。


  唐铁山看完后,默默地把身份证还给李婷。女孩收好后,正襟危坐,心里却

忐忑不安。


  唐铁山忽然问道:「你好像很怕赖荣发,他欺负过你?」


  李婷犹豫了一下,终于开口说道:「我原以为在歌厅当小姐就是赔客人唱歌、

喝酒,最多让他们搂搂抱抱。为了给舅舅治病,这些我都能忍。可客人们有的实

在是太不规矩了,有些过分的我宁可不坐他的台。但仇经理和赖总竟然想逼我陪

几个他们认为重要的客人上床,我当然不会同意。为了这,赖总骂过我好几次,

要不是看在我年轻,点我的客人多,早就把我开除了。」


  「那你在这儿干了半个月,没失身?」唐铁山觉得不可思议。


  「嗯。」李婷的脸更红了。


  看她害羞的样子,唐铁山相信了,不由得对这个柔弱的女孩刮目相看。


  到了医院,院长亲自迎了出来,对唐铁山满脸堆笑道:「公子的病没啥大碍,

已经转到贵宾病房了,赖总派人过来已经交了十万的押金。」


  院长亲自领他们来到病房,是个带卫生间的单间,一张病床,一张陪床。病

房里有茶几、沙发、电视。地上铺着地毯,条件真的不错。


  唐健正躺在病床上闭目养神,看见唐铁山和李婷进来,慌忙起身。


  唐铁山心疼地刚要劝儿子别动,李婷已经抢步过去扶住唐健,嘴里娇嗔道:

「谁让你动了?快躺下!」


  唐健乖乖地躺下,开心地看着李婷,眼光一直盯着她,舍不得离开。


  李婷甜甜地一笑,柔声细语地问他:「你觉得怎么样?胸口还疼吗?饿吗?


  要不要喝水?「


  唐健轻声回答:「不怎么疼了。我不饿,你给我倒杯水吧。」


  女孩脆声答应:「嗳。」从茶几上拿了一只茶杯,走到屋里的饮水机前,接

了一杯水,来到床边坐下说道:「你别动,我喂你喝。」


  看着两个年轻人亲密无间的样子,唐铁山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转头问跟

进来的院长:「你看怎么样?」


  院长沉吟了一下,说道:「还是住院观察几天为好。你放心,公子在这里的

生活会很舒服的,我们有高级护工,我也会派最好的医生和护士专门为公子治疗。」


  对于唐铁山这种富豪的钱,院长当然是能赚就赚。


  李婷忽然说道:「不用护工,我照顾他。」


  唐健高兴地坐起来抓住李婷的手,不敢相信地问道:「真的?那太好了!」


  李婷的脸一红,却任由唐健握着她的小手,眼睛看着唐健,态度坚决地说道:

「你为我受的伤,我当然要照顾你,直到你出院。」


  唐铁山听了很高兴,说道:「护工还是要的,派两个最好的过来,你陪着小

健就好了。」


  「放心,我马上安排。」院长说完就出去了。


  唐健懂事地对父亲说道:「爸,你也回去休息吧,我这里没啥事了。」忽然

一拍脑门,「对了,今天傍晚奶奶又犯病了,我送她去了人民医院,你过去看看

吧。」


  唐铁山也觉得自己在这里很多余,对唐健叮嘱了几句就奔人民医院了。


  病房里只剩下了唐健和李婷,两个人离的很近,唐健闻着李婷身上淡淡的少

女体香,感觉心旷神怡,他亲昵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婷。你呢?」


  「唐健,唐朝的唐,健康的健。能不能告诉我,你多大了?」


  「十八。」李婷害羞地低下头。


  唐健赶紧说道:「我十九。」


  「你爸爸是老板?」李婷抬起头看着他,眼睛眨了眨,鼓起勇气问道。


  「嗯,开了家公司,做出口贸易。」唐健的语气很平淡。


  「那你……能不能……帮我个忙?」李婷忽然吞吞吐吐起来。


  唐健爽快地答道:「说吧,只要是我能做到的。」


  「我不想回那里了,你跟你爸说说,我能不能去他那里上班?我没什么本事,

也不要多少薪水,就算是打扫卫生也行。」李婷可怜巴巴地看着唐健,小心翼翼

地说道。


  「就这事啊?没问题!」唐健也巴不得以后能经常见到李婷,心里本就想把

李婷安排在父亲的公司,以便他近水楼台先得月。难得的是李婷主动提出来,他

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李婷眼睛一亮,高兴地娇呼:「真的啊?你太好了!」情不自禁地在唐健的

脸上亲了一下,「叭」的一声,响亮又干脆。


  两个人同时愣住了,唐健惊喜地看着李婷,李婷的脸却羞得像块红布。她忸

怩地说道:「我给你擦擦脸吧。」说着起身就要往卫生间去。


  唐健却一把拽住了她,赖皮地说道:「不,我不擦,我不想擦掉刚才的痕迹。」


  李婷又气又乐,把他的手拿开放回床上,温柔地说道:「乖,听话,不然我

就走了。」


  唐健赶紧点头:「嗯,你快点回来。」


  李婷点点头,到卫生间用温水湿了一条毛巾,回来坐在床边给唐健轻柔地擦

拭脸部。少女的小手温温软软,手指如春葱般晶莹剔透,让唐健感觉如沐春风,

真希望时间能永驻。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擦完脸,李婷小声说道:「时间不早了,你也挺累

的,休息吧。」


  女孩到旁边的床上躺下,熄灭了房间的灯。唐健久久不能入睡,听到旁边床

上很快传来少女睡着后发出的轻微鼾声,唐健恍如身在天堂。


  (第三章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