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母们跟色小孩】第一部 (7-8)
时间:2019-05-24

【熟母们跟色小孩】第一部 (7-8)

(7)


  北极光酒店是一家四星级的酒店,到了之后,伍若娟径直走到西侧的西餐厅,

这里是这座小城里仅有的几个提供英式下午茶的场所之一。走进去之后,可能是

周末的缘故,里面的上座率非常不错,六七成的座位上都已经坐满了人,一位女

侍者向她走了过来:「这位女士,请问几位?」


  「哦……」伍若娟的目光来这个不算很大的场地上来回扫动着。暖风说他今

天会穿一身黑色上衣和蓝色长裤,可是伍若娟看来看去,却不见有这身穿着的三

十多岁男性,只好对女侍者说道:「麻烦你,两位。」


  女侍者带着伍若娟在一个双人座上坐下:「请问要先喝点什么吗?」


  「热柠檬茶。」伍若娟随口回答,女侍者记了下来,转身离开了。


  「第一次见面居然就迟到!」伍若娟抬腕看了看表,时间刚好到了他们约定

的三点半,她嘟囔着,在心里默默地给暖风扣了几分。


  热柠檬茶还没送到,却先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古龙水气息,伍若娟稍一抬头,

就看到一个斯文秀气的男子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伍女士,怎么看到我也不打声招呼啊?我可等你好一会了。」男人脸上挂

着浅浅的笑。


  「你……」伍若娟心里狂跳,她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点面熟,他不就

是……想到这她不由得长大了嘴巴,男人见她惊讶万分的模样,优雅地抽出椅子

做到了对面,「伍女士,这么惊讶干嘛?我就是暖风。」


  一个身穿和黑色紧身短袖T恤,蓝色牛仔裤的年轻男人带着温煦的笑容,坐

到了伍若娟的对面,今天外头有点凉,他穿着这一身也不怕冷,那件紧身T恤下

面包裹着的强健躯体,还有手臂上露出的坚实肱二头肌,让这个男人哪怕是在冬

日里都像是一团散发了浓烈男性荷尔蒙的火焰。


  「你是……韩……韩……」


  「是的伍女士,我是韩阳。」男子含笑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他将手里拿着的

一杯黑咖啡放到桌子上,「我在那边坐了那么久,您刚才进来时没看到我?」


  伍若娟看了看他,黑色的上衣,没错,蓝色长裤,也没错。「可是,可你不

是……」这时候女侍者刚好吧她下单的热柠檬茶捧了过来,暂时打断了她的话头。


  「没想到我会穿成这样?」韩阳说着抬头对女侍者说道:「一份经典城堡下

午茶,两人份,谢谢。」


  「你……你真的就是……暖风?」伍若娟还是没有回过神来,那个在微信上

跟他交流了几个月的暖风,分明是个三十多岁的心理咨询师啊!而韩阳……韩阳

却是她买了会员的那家健身俱乐部的健身教练,而且最主要的,这韩阳别说三十

多岁了,他看去就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啊!


  「对不起啊娟姐。」韩阳的脸上露出了抱歉的神情:「在网上跟你聊天时我

撒了些谎,要不然我怕你刚一聊就把我给拉黑了,不是吗?」


  「你为什么要骗我?」伍若娟寒着脸说道。对于这个韩阳她还算熟悉,去年

入那个健身俱乐部的时候被忽悠办了一个八周的单人训练课程,当时对她进行一

对一训练的就是韩阳。只是第一期课程完成后她觉得没必要再花这个冤枉钱,就

停了那个课程,后来就只是偶尔在健身房里看到韩阳了。


  韩阳没有正面回答伍若娟的话。「娟姐,最近这段时间怎么很少看到你过来

练了?裴女士倒是偶尔还有来,您可有一阵子没出现了。」他问道。


  伍若娟愣了愣,健身这玩意最难的就是坚持,这几个月她的确都不怎么去健

身房了。可是这又关韩阳什么事?她眉毛一扬,刚想说话,韩阳已经抢先说道:

「来之前我查过记录,伍女士,您这两个月就只来了一次……这可不行哦!」


  「关你什么事啊?」伍若娟还是没忍住说了出来。


  「关心您嘛!」韩阳举起了手里的黑咖啡:「忘了我说的话么?每天我可都

在想你!」


  那个暖风的确是经常在网上对伍若娟说这样的话,可是这时候伍若娟想起来

却觉得一阵恶寒,她拿起坤包,作势就要站起来,韩阳忙道:「伍女士,别急着

走嘛!您听我说完。」


  伍若娟的确也想弄清楚韩阳的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没好气地把坤包放回到

椅背上,再次坐下。韩阳单手托腮,凝视着她说道:「伍女士,你真美!」


  伍若娟无语,冲着韩阳翻了个白眼:「韩教练,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但

是你知道我今年多大了吗?请问你贵庚啊?」


  韩阳笑了笑,他沉默了片刻,对伍若娟说道:「伍女士,您知道我做这一行

的,平时里接触的女性很多,年轻的女孩也不少……」


  「那你找她们去啊,干嘛浪费我的时间?」想起这些日子被「暖风」欺骗的

感情,伍若娟就有一肚子火没处撒。


  「可是……」韩阳正色看着伍若娟,「您是唯一一个令我动心的。」


  伍若娟冷笑一声:「省省吧,你去骗骗小女孩还行,我都四十了,你该叫我

阿姨了!不……大妈了!你这套对我没用!」


  「伍女士……」韩阳丝毫不为伍若娟的怒容所动:「自从上次你来参加我的

课程之后,我就深深地被你给迷住了,我收集过你的信息,知道你现在单身,而

当我看到你在那个婚恋网站上发布的征婚信息时,我真是太开心了!唯一遗憾的,

您要找的是三十五到四十五岁之间的离异男性,这点我实在是达不到要求……」


  「那你还找我干嘛啊?浪费我的时间!」


  「的确,为了跟您聊下去,我骗您说我已经三十三了,而且离过婚,不过这

也是没办法的,不然您根本就不会跟我聊这么久,更不会答应我出来见面了。」


  「那好,你达到目的了,我们见面了,行了吧?」伍若娟再度抓住包包:「

不知所谓!」说完又要离去。


  「给我一次机会吧,娟姐。」韩阳这时候改变了称呼:「只要您跟我交往一

段时间您就会发现,我虽然年纪不大,可我对女人那是绝对的温柔体贴,照顾入

微!」


  「诶,免了,我可消受不了。」伍若娟冷笑一声,站起身来:「你还是找别

人展现你的体贴去吧!」


  「娟姐,您都能接受三十三岁,比您要小上七岁的,这说明您是能接受姐弟

恋的,为什么不能试试接受我呢?」韩阳也站了起来,抓住伍若娟的坤包说道。


  伍若娟冷笑一声:「那好,我问你,你今年几岁?」


  「二十……七……」韩阳想了一下,抬头说道:「好吧姐,我不想再骗您了,

坦白告诉您,我今年二十一!」


  「二十一?」伍若娟抬头大笑了一声,似乎是听到了人世间最好笑的笑话:

「你只比我儿子大几岁你知道吗?拜托!你是不是变态啊?」说完挣脱了韩阳就

纠缠,转头就走。


  「娟姐!我不会放弃的!」身后传来了韩阳坚定的声音,伍若娟不屑地撇了

撇嘴,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酒店,径直拦了辆的士回家。



                08


  「知道蒋光头为了讨好宋美龄,在南京城里种满了什么吗?」冯森嘴里叼着

烟,眉头一扬说道。


  「哟?你丫去上夜校补课啦?说说是啥玩意?」董平川揉了揉鼻子,问道。


  「五筒(梧桐)!」冯森将手里捏着的牌扣在了桌面上:「胡了!七对!」


  「操!」三个牌友都骂了声,纷纷将面前的麻将牌推倒。


  董平川一边洗着牌,一边深吸了一口烟:「老冯,你丫最近这运气还真他妈

不错啊!连着赢多少把了?」


  「人家老冯现在可不得了啊!」另外一个牌友拿起白酒杯子猛嘬了一口:「

赢点麻将牌算什么?人家的生意现在可是一天比一天红火!用个流行话儿说,这

叫:「站在风口」啊!哈哈,老冯,打算啥时候学学老董,把你的公司上上市,

也去敲敲钟啊?」


  「去你的,老白,你他妈少喝两杯。」冯森笑骂道:「整天就他妈知道说醉

话,呆会回去看雷子不抓你个醉驾!」


  「老白那可是海量,醉驾算个毛,他睡驾都能回得了家。」另外一位牌友的

话把众人都逗笑了。这几个人都是平河市商业圈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多也都是

从一个小工厂小企业做起发的家,从以前开始就经常在一块打牌,现在尽管都是

腰缠万贯的大老板了,可他们还是喜欢像以前创业时那样窝在厂子里头,烟雾缭

绕地打牌。


  这时里屋的门打开了,冯宇鹏和董雷两人从里面走了进来。吃完饭后,大人

们砌起了长城,他们两个小子则是在里屋玩了一阵子王者荣耀。


  「爸,我回学校了。」看着满房间弥漫的烟雾,冯宇鹏皱了皱眉头说道。


  冯森抬头看了看儿子:「吃完啦?」


  「嗯,吃完了。」


  冯森看了看时间:「那好,早点回学校也好,我让小刘……」


  「不用了吧,我自己坐公车回去就行。」冯宇鹏面无表情地说道。


  「那……也行!反正现在也还早,车多的是。」冯森说着,把冯宇鹏招到身

边,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叠钱,数了十张大钞递了过去:「省着点花啊!」


  冯宇鹏接过了钱,沉默了半晌,才踌躇地说道:「爸,下学期的学费……」


  「啊?这么快又一个学期了?」冯森皱了皱眉头。


  「可不是嘛!」坐冯森下家的老白接茬说道:「现在的学校啊,收钱就跟那

啥似的,我那闺女也是,三天两头地要钱!」


  冯森想了想,用皮包里又数出二十张来,「够了吗?」


  「够了,爸。」


  「那行,你走吧,钱收好啊。」


  「宇鹏啊!」见冯宇鹏转身要走,董平川说道:「听你文璇阿姨说你这次又

考了全年级第一?怎么也不跟你爹说一声啊?」


  「董叔叔,是第二……」冯宇鹏的脸红了红,说道:「而且,是期中考,都

两个多月前的事了。」


  「是嘛?考了第二啊?」冯森瞪了瞪眼,摸了摸冯宇鹏的后脑勺。


  「我说你这爹是怎么当的?」董平川鄙夷地说道:「儿子考多少名你都不知

道?你儿子书读得这么好,哪像我家这个混蛋小子,初中就读不下去了!」说着

他瞪了董雷一眼。董雷哼了一声,斜着脸不去看自己老爸。


  冯森的目光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讪笑了一下,拍了拍冯宇鹏的肩膀,柔

声说道:「好好读,保持住,知道吗!」


  「老冯啊,你儿子读书这么好,你真该多花点心思在他身上!」董平川摇着

头,啧啧嘴说道:「你看看我,现在就算想往儿子身上花钱,那也得有地方给我

花!这小子现在连学校都没了,整天在社会上混,我……」


  「董叔叔,董雷只是……选了不同的道路罢了,现在的时代,也不是只有读

书这一条出路的。」冯宇鹏看了貌似要爆发的董雷一眼,替好友分辨道。董平川

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了。这时候冯宇鹏接着问道:「董叔叔,您什么时候回家?

裴老师上次给我补课时,我把一本书落你们家里了,您能不能载我去……」


  「那不行!」还没等董平川开口,冯森先打断了儿子的话头:「你董叔叔可

不能走,我们约好了要打通宵的……这样吧,你自己打车过去吧!」说完,他又

抽出五十块钱递给儿子。


  「是啊宇鹏,叔叔走不开啊,今晚跟你爸这玩通宵呢。」董平川有点踌躇地

跟着说道。


  「那好吧。」冯宇鹏没有坚持,他接过父亲递过来的钱,对着在场的几个人

说道:「爸,董叔叔,白伯伯,席伯伯,我们走了。」


  「诶诶,小心点啊,慢走。」几个大人纷纷回应,董雷则依旧是板着脸一声

不吭。


  等到两个小孩走了出去,董平川突然叹了口气,说道:「老冯,我真他妈不

懂你是怎么想的。」


  冯森白了董平川一眼,没好气地问道:「我又他妈怎么了?」


  「你说别人,要能有个儿子,那都是心肝宝贝地捧手里宠着,可你他妈倒好,

对儿子都这么抠!」


  「唉!你倒是说说。」冯森把手里的一张北风甩在牌桌上:「我哪抠门了?」


  「你说你刚才给你儿子多少钱来着?一千?卧槽,这年头,你丫去洗个澡都

不止这个数好不好?」


  「老董!你又不是不知道!给多了,你以为会进我儿子腰包啊?就光便宜他

那个混账妈了!」


  「我说你这脾气……」董平川伸手摸了张牌:「人家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

你啊,跟若娟能有多大仇啊?这么多年了,还放不下啊?」


  「碰!」冯森大喊一声:「当初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


  「所以我才说嘛,这无冤无仇的,夫妻俩日子过不下去,散了也就散了,这

都十多年了,还有必要计较这些嘛?我问你,上个月你女儿不是说买钢琴吗?这

几万块你花出去可眼睛都没眨一下,怎么对儿子就差这么多呢?」董平川感叹地

说道:「我啊,自己的孩子混蛋,那是没办法的事,如果我有个像宇鹏这样的儿

子啊……啧啧。」


  「可不是嘛!」老白在旁边笑着说道:「不过老董,这事儿你可怪不了别人,

你儿子读不成书也就算了,可你他妈找的小三小四生出来的都是几个女娃,这他

妈就只能怪你自己那玩意的质量问题了!」


  「去你妈的!」董平川作势要踢老白,这时四人里年纪最大的老席笑了,他

色眯眯地看着董平川:「老董,要老哥帮忙的话,尽管出声!我两个小孩可都是

男孩!你上次包的那个女大学生,那身段……啧啧,要不要老哥我贡献点种子给

你?」


  众人都笑了起来,「种你的鸡巴毛,胡了!」董平川把老席打下的一张九万

抢了过来:「给钱!清一色!胡了!」


     ***    ***    ***    ***


  冯宇鹏跟董雷两人并肩走在空旷的路上,形象看上去颇不相称:一个是儒雅

老实的好学生,另一个看上去则是流里流气的社会小青年。可是这两人从小一块

长大,虽然性格迥异,但彼此之前的情感却比一般的普通同学要好得多。


  「还在生你爸的气啊?」看到董雷一脸愤懑的神情,冯宇鹏开口问道。


  「没,我都他妈习惯了,从小到大,只要我俩在一起,他有哪次不是拿你来

损我的?」董雷嗤笑一声,一脚把脚边的一个空易拉罐踢向路边一只觅食的小野

猫,那野猫喵的一声,远远跑开了。


  「对不起啊,小雷。」


  「关你什么事了?宇鹏,其实你说得没错,这个时代,并不是读书这一条出

路的,我现在在社会上就认识了不少大人物,等过两年我再大一点,那时候啊,

路子多得很!」


  「可你爸就是个大人物啊。」冯宇鹏带着羡慕说道。


  「不说他了,他都不当我是他儿子。你刚才也听到了吧?其实我跟我妈早知

道他跟小三在外面生了小孩,他的心都不在这个家里了。」


  「不会啦小雷,董叔叔他……是个好人,至少他还会回家啊,不会像我爸那

样,抛弃妻子,从小就不要我跟我妈了!你看看他,就连钱都不肯多给我,你至

少要多少钱你爸就给多少钱吧?」


  两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彼此相视而笑,长夜漫漫,脚下的路通往的是远方的

一片幽暗,他们对这个成人的世界一知半解,而对自己的未来,则是迷茫而又憧

憬。


  「不说他们的事了!」董雷拍了拍冯宇鹏的肩膀:「最近有没有发现什么好

货?快给我看看!」


  一听董雷这话,冯宇鹏的心里一阵激动,他望了望四周,拉着董雷走到路旁

一个废弃的老公用电话亭旁边,从自己的书包里取出一个Iphone6手机,

这是董雷用旧了退下来送给他的,冯宇鹏怕妈妈知道,一直都把这手机藏在书包

里。


  解锁了屏幕,冯宇鹏插上耳机线,把耳塞递给董雷,然后一步步地点开文件

夹,最后播放出一段叫做「偷看五十路母亲入浴!我再也忍不住跟她……——音

羽文子」的视频,这是一部日本AV,讲一个小孩在偷窥了曾是前航空公司空姐

的母亲入浴之后,欲火焚身,跟母亲发生关系的事。剧情是非常老套的,可是出

演的女优样貌身材都非常出色。


  视频只是片中的一段,看完之后,董雷把手机还给冯宇鹏,赞叹道:「这女

的真不错,漂亮!还会潮吹呢!」


  「不错吧?」冯宇鹏有点得意地将手机放回书包里:「这个女优叫音羽文子,

刚出来不久的,背景介绍说她都五十七岁啦!」


  「我的妈呀!」董雷惊叫一声:「五十七?比我妈都要大好多啊,都快赶上

我姥姥的年纪了!怎么看上去还这么年轻啊?这……这是不是真的啊?」


  「真不真我就不知道了,我是有听说日本这些拍片的厂商有时候会作假啦…

…不过不管是不是真的,她看起来都很美对吧?」


  「是是!」董雷赞叹道,突然捅了捅冯宇鹏的胳膊:「我发现啊,她长得…

…有点像你妈!都是高高大大的,奶子还特大!」


  「别……别开玩笑了小雷!」冯宇鹏霎时间涨红了脸,的确,他在发现这个

女优的时候,就感觉她在眉目间跟自己的母亲伍若娟有几分相似,身材更是接近,

所以在对着这个女优打飞机的时候特别有感觉,谁知道董雷一眼就看出来了。


  「好好好,不开玩笑!」董雷笑着拍了拍冯宇鹏的肩膀:「上次跟你说的事,

究竟考虑得怎么样啦?」


  「什……什么事啊?」


  「还能有什么事?当然是……找人给你破处啊!你这都十六岁了,还想留着

你的处男身过年啊?」董雷笑道。


  「哦,这事啊?你有合适的人选了吗?」冯宇鹏认真地问道。


  「我说宇鹏,你这兴趣爱好怎么那么与众不同啊?我这身边的妞多的是,有

御姐有萝莉,一个比一个漂亮,只要我一句话,她们随便你玩!可你倒好,非要

什么……什么成熟女性,你说我一时半会地上哪给你找去啊?」


  「那就不急了,等你找到好的人选我们再聊吧。」冯宇鹏笑了笑,「前面就

是公车站了,再见,小雷。」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