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轮奸母女
时间:2019-11-24

在一声嘤咛声中,黑色小妖慢慢的苏醒过来,只觉胯下传来一阵阵疼痛,感觉阴道内有根柱形物体在插弄,因为没有润滑很是疼痛,便慢慢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很英俊的男人的脸,大大的眼睛,略有不足的眼角下有一道约有三公分的刀疤,在她身上上上下下的耸动着,小妖猛的一下清醒了,知道了这个男人在干什么,他正在肏着自己。那男人满脸淫笑的看着自己,吓得小妖一声尖叫,急忙扭转身体,极力的挣扎,想要挣脱那男人的怀抱,「痛┅┅痛呀┅┅你干什麽┅┅走开┅┅不要┅┅不要┅┅放开我┅┅你这混蛋,你在干什么,你他妈的敢强奸我...」双手不停的推拒着那男人的身体。

‘这个小娘们还挺硬,你妈个屄的,你在乱叫我把你鼻子挖下来塞你屄里,奶奶的,三哥,这个小娘们的屄很紧,真舒服,那老屄你操着舒服不”那男人骂了小妖一句伸出手把小妖的双手按得死死的然后对着左侧说道
“妈的逼的,还是老屄败火呀,这老屄屁股真大,真他奶奶的过瘾”
“啪..啪..”
“啊..啊..”
“你妈个老屄的你别他妈的乱动,老子操着正过瘾呢”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和女人的呻吟声从旁边传来
小妖看着正在肏自己的男人脸上那到令人心悸的刀疤没敢在出声,用力的挣扎着双手并顺着声音看去:一个看上去二十七八岁,身材瘦弱面目很猥琐的男人赤着身双手抱着一个大白屁股,屁股上有两道清晰的手掌印,想是刚才被他打的,他粗大的大鸡巴在大白屁股里进进出出的肏着。
小妖看那鸡巴不知道有多长,但足有三公分粗,心想,怎么这么大那女人能受得了吗,抬头朝那趴着的女人脸上看去,一看居然是自己的妈妈李玉兰,李玉兰听到女儿的挣扎声,知道女儿已经醒了,满含泪水的也朝女儿看来并说道:“兰兰,啊啊...不要挣扎,他们就是..“暴戾七匹狼”,这几个..啊...大哥说了,肏完..我们就放...我们走,啊...不会伤害我们..娘俩的”
“啊”小妖听到妈妈说的这几个男人居然是恶鬼般的杀人魔头,不禁心里打了个寒蝉,发出了一声惊呼,心想这下完了,落到这些人手里还会有命吗?想挣扎也不敢挣扎了
“呵呵,没想到我们哥几个这么有名,一提名字小骚屄就老实了,哈哈”
“是呀,估计现在全国都知道我们了,听到我们的名字没吓到尿裤子就不错了,哈哈哈”
“她想尿,也尿不出来呀,小屄被四哥的鸡巴堵着,她怎么尿,哈哈哈”
坐在另一旁的破沙发上的两个个男人一唱一和的说道
小妖朝那方向看去,看到那两个男人光着身子,胯下的鸡巴耷拉着,休闲的抽着烟。显然是已经射过了精。在看看四周,原来自己正躺在一快破毯子铺的冰冷的水泥地上,而这个屋子似乎是个破旧的厂房,墙边零零散散的破机床布满了铁锈似乎几百年都没有用过,有几张机床上还铺着几双破烂的被褥,墙角上的蜘蛛网随处可见,那辆快要撞到小妖屁股的面包车面朝大门停在厂房里,大门关的严严实实的,窗户都在很高的位置,离地面足有两米高,旁边的地面上几根细铁链锁在一个铁柱子上。整体一看就像监狱一样。
原来劫持她们的这几个人正是在全国通缉的“暴戾七匹狼”中的四个,老三,老四,老五和老六
这七人中老大叫无求: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讲义气,重感情,对几个兄弟都如亲生兄弟般照顾,而且胆大心细,反侦察能力很强,在逃亡中他们每次遇到危险他都能准确的判断时机,带大家逃出困境化险为夷,在哥几个中威望很高,大家都对他很信服。
老二叫远方:长的唇红齿白,剑眉星目,润眉高鼻,双颊如朝霞,显得红润健康,英俊潇洒。靠着一张脸骗了很多少女上了他的床,放荡不羁,但很聪明,有些现代韦小宝的风范。
就是正在肏小妖的妈妈的那个人是老三,外号叫色魔亲爹,由于这个人相当的变态,他玩的女人都要叫他亲爹,不叫的不是被暴打一顿就是没了命,搞得那哥六个也不叫他的大名了都喊起了他的外号“色魔”,此人穷凶极恶,杀人不眨眼,而且各种玩女人的手法应有尽有,层出不穷,被他玩的女人,他不要的时候都会剩下半条命,是他们之中最残忍的一个。
老四就是正在肏小妖的那个刀疤男,外号叫“冷血”,此人极度好色,只要有屄肏,叫他干什么都行。
做在旁边两个人中瘦瘦的带着眼镜一脸学生气的是老五外号叫‘冷风’,表面看上去斯斯文文,却也是心狠手辣
另一个身材中等,一脸麻子的是老六,外号叫‘老猪’。为人粗暴易怒,但特重义气,对仇人从不手软,对朋友却可以两肋插刀。

老七叫夜晚,是他们中年龄最小的,和无求在同个孤儿院长大,脾气也比较暴躁,喜怒形于色,和无求一样特重感情,有一次远方在外面得罪了一些地痞,被人围攻,无求知道后可其他的兄弟都没在,只有最小的夜晚在身边,夜晚听说后二话没说就和无求双人四手的去解救远方。后来夜晚被人砍了二十几刀,险些丧了命。无求对这个小弟看的特别重,有什么危险的事情都不带他,因为从小就跟着无求,所以和无求的感情最好。

这几个人看上去都二十五六岁,这几年来到处作恶,身上背着几十个命案,全国各地亡命天涯。前些天在b市抢了银行,由于警方封锁了所有出市的道路,逃不出去,他们便流串到离市区很远的农村,在无意中发现了这个破厂房,厂房的前面是片小树林,后面距厂房十几米有条河,很适合藏匿和逃跑,所以就在这里暂时的落了脚。他们在河边的芦苇丛里藏了一直小船,河对面停了一辆偷来的汽车,如果被警察发现可以划船到对面,可以方便开车逃逸。
这天他们的老大无求老二远方和夜晚出去查探风声,就剩下他们四个留守在这里,由于长时间的逃亡,所以他们都很久没碰过女人了,老四冷血憋的是在难受就在那里自己手淫,老三色魔亲爹看到老四那个难受样就决定带着哥几个去找几个娘们玩,实际自己也是很想肏屄了,便开着车出去寻找猎物,说来也巧,他们栖身的那个破工厂就离小妖姥姥家十几公里,他们正在路上漫无目的的寻觅的时候,突然看到路边出来了两个女人,而其中一个年轻的女人一上路来就正好把性感的屁股对着他们行驶的方向撅着,老四冷血看到后口水直流的喊道:‘就要这个,妈的,点子真好,居然碰到俩这么好的货色,看上去是娘俩,快,停车’。他们下车之后二话不说就用迷药把小妖和她妈妈迷晕拽上了车,对于干这种事他们个个都是轻车熟路。由于这里很偏僻,路上行车很少,所以根本就不会被人发现。小妖的妈妈李玉兰一看这伙人直接奔她们尔来,每个人手里都拿个手绢,知道不好,就在色魔亲爹用手去捂她嘴的时候摒住了呼吸,只吸入了少许的迷药,所以刚下车就醒了
李玉兰和女儿黑色小妖被他们拉到了厂房里,猛然后边的人推了她一把,顺手把门就锁上了,一个男人把昏迷的小妖甩在了一旁,另一个人抱住李玉兰捂住了她的嘴。李玉兰一看不好,赶紧用力反抗,可是她的挣扎完全没有效果,两个男人把李玉兰按到了地上,地上铺着一条破毯子,一条肮脏的内裤塞到了她嘴里。好几只男人的大手撕扯着她的衣服,衬衫、胸罩全都扯掉了,小妖的妈妈李玉兰一对梨形的乳房裸露出来,尖尖的乳头随着摇动的乳房来回乱晃。
“哈哈哈!你的奶子很软啊。”一个男人一边揉搓一边淫笑着。
男人们七手八脚地把李玉兰的裙子撩了起来,在她下身乱摸。在粗暴地拉扯丝袜和内裤过程中,李玉兰的阴毛都被拽掉几根。

“快点!把腿张开!快!大骚屄!”李玉兰在他们的威屄之下,只有含泪张开自己两条大腿,其中一个带着眼镜的男人脱掉裤子趴在李玉兰的两腿之间,她的阴部被他硬硬的发烫东西顶着。“喜欢挨肏吧?”他淫秽的说着,一边握着勃起的鸡巴在小妖的妈妈的阴唇上摩擦着,一边摩擦,一边还展示给别人看。
“岁数不小了屄还是好嫩、好滑啊,嘿嘿。”李玉兰的身子软得象一团棉花,等着让他压,让他揉捏,让他插入。
“有水了,不错啊,嘿嘿。”他的鸡巴对准小妖妈妈的豆粒大小的阴道口,用力插了进去,李玉兰象是被撕裂了,那里象是被塞进了一个啤酒瓶。他来回抽插着,喘息的也声音越来越粗。这个戴眼镜的男人就是冷风,人长的瘦,可他的那根鸡巴确很粗。
“很胀吧!爽不爽!------臭婊子!----老子胀死你!----我干!--我干!-----肏死你个骚屄!-------”
在他特粗的鸡巴一阵阵的疯狂攻击下,李玉兰心理上已经放弃了抵抗,这从她的一些生理变化上可以看出来,她原本被另外一个男人强行拉的八字开的双腿,已经瘫软了,那个男人松了手,李玉兰还是大张着腿,熟女两腿间迷人的阴唇,淫荡的翻开着,阴道口胀的大大的套在冷风青筋暴露的巨根上,仿佛是一张小嘴,随着他鸡巴的进出,一开一合----李玉兰被他强行干了这么久,慢慢的有了感觉,每当他的鸡巴插进来的时候,她看着旁边昏迷的女儿强忍着不发出声音。
“老贱货!是不是干的很爽呀!”李玉兰的这些细微变化,哪能逃过冷风的眼睛,他淫笑着。
李玉兰的大小阴唇已经被冷风干的翻了过来,淫水流的屁股上、破毯子上都是,骚屄一股股的白浆像泉水一样涌出,糊满了冷风酒瓶粗细的肉茎。
冷风屁股快速的前后摆动,把自己那根巨大的肉茎深深的戳进小妖妈妈的屄里,随着淫水的增多,他干的更方便、更快速、更粗暴了,一阵阵强烈的性快感从他的鸡巴扩散到全身,小妖的妈妈则娇柔的在他身下喘着气。
他低头看着自己鸡巴奸淫小妖妈妈的样子,这让他更加的兴奋。只见一根黑乎乎的肉棒从李玉兰红嫩的两片蚌肉中间快速的插入。
“你他妈的干快点!我忍不住了!---这老娘们儿屄不错!”
“你小子的那玩意儿还真够粗的,你他妈的不怕胀死了这娘们儿,哈哈哈!”
在同伙的淫笑声中,他干的更猛了,李玉兰无助地喘息着,低声呻吟着,冷风喘气的声音象发了情的公牛。他的鸡巴撞击着她的阴部,发出淫秽的声音。小妖的妈妈只能被动地让他肏,让他发泄。
不知又过了多久,他爬在李玉兰身上紧紧搂住她,加快了撞击的力度和速度,然后低声叫了一声,更用力地插进她的阴道。李玉兰能感觉到他的鸡巴的抖动和抽搐,一股热流射入了阴道深处,自己也绷紧了身子,打了个寒战,柔弱地叫着,喘息着。
冷风淫笑着:“这娘们儿干的真爽!三哥!你上吧!肏死她。”
色魔亲爹朝旁边的男人说道:“老猪,你先来,你射完了我在肏,我喜欢屄里都是精液的感觉,那样干着舒服,你他妈的别几下就不行了啊,别给咱们‘暴戾七匹狼’丢脸,一定要把她肏烂我在上!哈哈。”
老猪骂道:“放屁!看老子怎么干死这臭屄
“快点!趴在床上!手撑着床,屁股对着我!看老子用马后炮玩死你!刚才看着你的翘屁股就想从屁股后面肏你了!,不配合老子就先肏你女儿,哈哈”
李玉兰一听他们就是那伙凶神恶煞彻底的放弃了抗拒,心想他们居然说出了自己就是全国通缉的暴戾七匹狼,就证明他们没想过让自己和女儿活着出去,他们杀了那么多人,不会在乎再多杀俩人,况且怎么会放过知道他们的老窝的人,但又有什么办法可以保住命呢?为今之计就是尽情得让他们玩弄,也许可以侥幸的让他们放过自己娘俩。想到这就乖乖的对着老猪撅着大屁股,趴在了破毯子上,等待着大鸡巴的到来。
老猪“嘿嘿”的邪笑着,抱住了李玉兰的肥屁股,“看看老子的鸡巴怎么玩死你这骚货!哈哈”说着老猪脱掉三角裤,露出充血过度的鸡巴,老猪的鸡巴不是很粗,却格外的长,足有20厘米,像一条黑色的毒蛇在李玉兰白嫩的屁股后面晃动着。很快这条“毒蛇”就会钻进李玉兰的屄里,在里面前后左右不停的抽插。
老猪扶着李玉兰的腰,右手伸在她的腿间,想象得到他正握着他那硬梆梆的搔棍在搜寻李玉兰的肉洞口。不一会,只见他的腰猛的向前一挺,他插进去了。也就在着同时,小妖的妈妈发出了一声重重的淫叫“噢~~”,李玉兰只觉得一根铁棒猛地戳了进来,“还好不是刚才那么粗-----”李玉兰暗暗吁了口气。可很快她就发觉情况不对了,怎么鸡巴插进来这么多,后面的那个男人还在用力向前挺?
老猪淫笑着,紧紧抱住李玉兰的细腰,向自己怀里猛拉,鸡巴一点点的伸进李玉兰的屄里,好几分钟才把自己那根“毒蛇”全部戳了进去。再看小妖的妈妈已经累的是大汗淋漓,一滴滴的香汗顺着大腿流到破毯子上。
老猪双手紧紧抓着李玉兰两片丰满上翘的屁股,自己的腰部快速的前后摆动,带动着那根20厘米长的鸡巴在李玉兰的后面狠狠的撞击着她白嫩的屁股。李玉兰觉得那个硬东西快顶到自己的心口了,“哼……哼……喔喔……哼”李玉兰终于放弃了羞耻,闭上双眼轻声呼喊,柔亮的长发随着他凶猛的冲击前后摆动,散乱的头发也遮住了她脸上淫荡的表情。
老猪一边干着,一边用两只手揉捏着李玉兰前后乱晃的乳房。老猪只要一低头看见的就是自己那根肆虐小妖妈妈骚屄的超长鸡巴。正在抽送的鸡巴上沾满李玉兰体内的淫水,被塞满的红嫩阴户还不断流出水。
眼前的这番景象,就好像一个东北的老农用风箱生火做饭,把风箱里的那根长长的木棒缓缓抽出来,再用力插进去。只不过现在这个“风箱”变成了一个168公分,有着高耸乳房的长腿熟妇,“风箱”的洞变成了这个裸女的骚屄,而那根长木棍则是老猪20厘米的大鸡巴!老猪兴奋的喘着气,慢慢抽出,再狠狠插入,感受着小妖妈妈肉嫩的阴道壁和他粗糙鸡巴摩擦的快感,同时耳边响起李玉兰淫浪的哼叫。
老猪说:“你他妈的还挺爽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李玉兰嘴里的裤衩已经掉了

李玉兰不断的叫床声让老猪的鸡巴又暴涨了几厘米,他一用力,感觉龟头顶到了阴道的尽头,李玉兰好像触电了似的,猛地左右摇动她圆滑的屁股:“不要!----
不要!----饶--饶了我!--顶到头了!-----别!----别再进了!----啊!-----停!----”
李玉兰突然的扭动让老猪爽的差点射出来,他连忙搂住小妖妈妈的屁股,定了定神,淫笑着:“臭婊子!----骚屄这么短!-----是不是顶到子宫口了!---看老子戳烂你的大骚屄!---我肏!”
李玉兰娇柔无力的扭动挣扎更加激起他野性的兽欲,“看老子今天肏穿你的烂洞!”他一边恶狠狠的嚎叫,一边把鸡巴慢慢向后退出来,李玉兰阴道里冒出的白浆顺着他的长长的鸡巴淌下来,滴落在床单上。突然他屁股猛地向前一顶,一整根鸡巴顿时全都没入李玉兰体内,龟头凶狠的撞击着她的子宫口,小妖妈妈已经不是在呻吟,而是声嘶力竭的尖叫!
“啊…啊…不要!-----啊……啊……好疼!……啊…啊……啊……啊…快停下!--饶了我…请不要!----”
李玉兰的尖叫声中夹杂着老猪的淫笑和歹徒们的坏笑。
小妖的妈妈像一匹裸体的母马般跪在地上,手撑着床,珠圆玉润的两片白臀,正对着那几个歹徒,其中一个更是在放肆的把毒蛇样的粗丑鸡巴缓缓的从她阴道里抽出来,每一次都带着阴道口红嫩的肉跟着外翻,接下来就是一次狠插,外翻的两片大小阴唇又被他的鸡巴猛的塞进去,小妖的妈妈被他干的淫水狂流,白色的粘液越来越多,顺着她的大腿内侧流到床上

好一会之后,老猪感到李玉兰的子宫口已经越来越松了,再一次猛力的挺进,他的大龟头终于戳进了李玉兰的子宫里,李玉兰小小的子宫本能的收缩紧紧包住了他乒乓球大小的龟头。

“啊……啊…啊……啊………”
“啊…啊……喔荷……要了……了……喔荷…啊啊…啊啊……”
李玉兰叫了两声,老猪终于停止了动作,小妖的妈妈再次软软地趴在地上,和鸡巴紧密结合的骚屄拌着淫水流出了一堆白色的精液。
老猪这才慢慢从李玉兰的阴道里抽出自己的肉茎,那条“毒蛇”还在兴奋的抽搐,从龟头里吐出残存的精液,他一松开抱着李玉兰屁股的手,小妖的妈妈立刻像一滩烂泥似的瘫软在破毯子上,娇喘吁吁,香汗淋漓-----老猪邪笑着对色魔亲爹说:“妈的!老子还从没玩过这么够劲的妞!--他妈的爽死了!三哥,你上吧!---小心别太用力-----别把她肏死了!---我们哥几个还想再肏她几遍!我歇会,等她女儿醒了,在肏她女儿---哈哈”
色魔亲爹“嘿嘿”的淫笑着走到床边,脱光了自己的衣裤,露出了毛茸茸的肌肉发达的身体,他胯间的粗大鸡巴因为兴奋过度胀的又黑又紫高高的翘着,好像一门黑乎乎的重炮!李玉兰已经是一丝不挂的瘫软在地上,两只白嫩高耸的玉乳,被冷风和老猪揉搓的红肿涨大,乳头就像两粒红红的葡萄,她两条大腿本能的夹紧,光滑平坦的小腹上、玉柱似的大腿上糊满男人射出的白色液,让她裸露的身体更加刺激着色魔亲爹的原始兽欲。
色魔亲爹一把抱起李玉兰的娇躯,放在地毯上,色魔亲爹淫邪的笑着:“大骚屄!今天老子让你想叫都叫不出来!---哈哈!”说着老大用握着自己那根巨炮,向李玉兰脸上伸去,李玉兰睁大了一双妙目,还不明白他想干什么。
色魔亲爹狠狠的说:“老婊子!快把嘴张开!--快点!”李玉兰看见他男性的器官正在兴奋的抖动,并且在向自己的嘴靠近,这才明白他想干什么-------李玉兰拼命的摇动脑袋,可她怎么是色魔亲爹的对手,色魔亲爹用力抱住李玉兰的小脑袋,强行把她的嘴按在了自己的龟头上。小妖的妈妈只觉得嘴上一热,睁眼一看却见到了一根黑乎乎油亮的大鸡巴,她本能的惊呼“啊”,可她嘴一张,色魔亲爹那根骚棍就一下子戳进了小妖妈妈的小嘴里面。
李玉兰的嘴里被她的龟头胀的满满的,真是想叫都叫不出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色魔亲爹满意的低下头,看着李玉兰紧颦的眉头,白皙的脸上泛起一抹晕红,她的小嘴被迫张得大大的,在她红嫩的嘴唇里面快速进出的是自己那根粗大的肉棒,紫黑色的鸡巴和李玉兰白嫩娇美的脸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他看的愈发的兴奋难耐!
色魔亲爹只觉得自己的那个大龟头被小妖妈妈温热的小嘴紧紧包住,里面真是又湿润又光滑,比在阴道里抽插更有一番心理上的满足感。大约抽插了两百下,李玉兰的小嘴已经不能满足色魔亲爹的鸡巴了,色魔亲爹现在更需要生理上的巨大满足和发泄。他松开小妖妈妈的脑袋,小妖妈妈已经快喘不过气来了,“快!----大骚屄!----手撑在地上!----屁股对着我!----
-快点!----对!---就这样!----你他的妈的身材真好!-----”
李玉兰无奈的继续趴在地上撅起大肥屁股,色魔亲爹淫笑着:“大骚屄的口技真不错!--舔的老子的鸡巴好爽!----现在老子让你的屁股爽个底朝天!--哈哈!
色魔亲爹的两只大手从李玉兰光滑的背上慢慢摸下来,李玉兰s形的身材从背后看是那么的让人冲动,摸到李玉兰白嫩圆滑的屁股,色魔亲爹坏笑着:“老猪!--你他妈的怎么那么用力的捏这娘们儿的屁股!?----他妈的上面都有你抓的手印了!--”
“嘿嘿!---我他妈也忍不住!----干的太爽了!------我没肏她的屁眼已经算她走运了!”老猪在一旁淫亵的笑骂着。
色魔亲爹欣赏完了身前这个一丝不挂的熟女,真刀真枪的强奸就要开始了!一根乌黑油亮的巨炮在小妖妈妈丰满的白臀后面徐徐升起,“炮口”对准了她的下体,慢慢的顶了上去,在色魔亲爹的鸡巴和李玉兰的阴唇接触的一刹那,她的身体开始微微的发抖。
可女人娇弱的样子更会激起这帮禽兽的欲望,果然那根巨阳向后一缩,突然向前猛进,在李玉兰的惨叫声里,色魔亲爹巨大的鸡巴全部戳了进去。李玉兰的阴道再次被男性的鸡巴胀的满满的,而那根鸡巴好像没有任何感觉似的仍旧不停的一进、一退、一伸、一缩----李玉兰很快就要承受不住了,色魔亲爹用他肌肉发达的双臂牢牢搂住小妖妈妈的大白屁股,让他冲击的时候,她丰满臀部上的肉能尽量和自己的小腹贴紧。
每一次他的小腹和李玉兰屁股的撞击都会发出清脆的“啪啪”声,而他深入李玉兰体内的鸡巴更是在里面干出“扑哧---扑哧!”的水响。
“我肏!---我肏!----肏烂你的骚屄!-----老婊子!----骚货!-----叫呀!----哈哈!--”在色魔亲爹的吼叫声中,李玉兰已经越来越没有力气了,只能趴在地上,屁股翘着,被动的让身后这个男人狂肏,用自己女性柔滑的性器满足这个野兽疯狂的欲望。

色魔亲爹肏小妖的妈肏了很久都没完,旁边的冷血便等不及了,脱掉了昏睡中的小妖的短裙和裤头伸手掰开了小妖的双腿,李玉兰看到后失魂的喊到,“大哥,肏我吧,我女儿还小...求你了,怎么肏我都行”
冷血把鸡巴对准了小妖的屄口慢慢的插了进去说道:“我肏,好紧,你他妈的乱叫什么,一会我肏够你女儿在去肏你,不是你说的怎么肏都行,是我们哥几个想怎么肏你们就怎么肏,唧唧歪歪的,还想多活会,就他妈的把大爷们伺候好了”
李玉兰无奈的看着冷血的鸡巴在自己女儿的小屄里进进出出的干着,而自己屄里的大鸡巴还在像活塞一样的狂肏着自己,只能默默承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