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七次
时间:2019-12-08

杀一儆百,李虎就是要用这种效果造成震撼,那些禁卫军如没头苍蝇一般的乱撞,其实他们都想逃,但是每个人得腿上好像都没力气了一样。
顾文栋双眼失神的看着常泽的尸体,浑身不禁的打着颤,李虎嘴角扬起了一丝笑意,朗声吼道:“都给我站在原地。”
他的话好像圣旨一般,那些常泽的部下,全都老实的站在了原地,各个脸上都惊骇的看着李虎,李虎低头看着顾文栋,轻声笑道:“顾大将军,你认为金国的皇帝该谁当才好呢?”
“你当,你当皇帝最好……”
顾文栋像是被吓傻了,哭腔的直喊道。
李虎知道他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就算常泽和他都有兵权在手,但是只要人一死,兵权自然能收的回来,也不怕他们的忠实部下在造反,想到这,李虎朗声喊了起来。
“听我说,我知道你们造反是被常泽和顾文栋所逼,只要你们真心悔改,蒋皇后绝不追究。”
“我们投降,我们不造反了。”
一个禁卫兵喊着,扔掉了手中的武器,随着他带头,更多的禁卫军放下了武器,直到几千的禁卫军全都跪伏在阶梯之下。
李虎俯视着这些禁卫军,大声说道:“好,既然你们悔改,我就替蒋皇后饶恕你们,但是给我记住,谁要再生造反之心,那就别怪我李某人心狠手辣,他和常泽就是个例子。”
一直跪着的顾文栋听到李虎说起自己,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命运,他抬头想去哀求李虎饶恕自己,但是刚抬头,他就看见李虎手里不知何时多了把匕首,一道银光闪耀,顾文栋凄惨的叫声,让下面的禁卫兵吓得魂飞魄散了起来。
“我只刺瞎了你的眼睛,算是对你的仁慈,哼,自生自灭去吧,给我逐出金国,永远不得再踏入金国边境半步。”
李虎冷声吼道。
几个禁卫兵立刻跑了过来,像拖死狗一样的托起已经晕厥过去的顾文栋,消失在了人群里,解决了两个造反的人,李虎也平息了这场看似一般人不能解决的浩劫。
“夫君,你真棒。”
完颜萍从殿里跑了出来,激动的环住李虎的腰肢夸赞道。
蒋莲几个人也都走了出来,虽然没亲眼看到李虎的杀人风采,但是光看那阶梯上的鲜血与倒在地上常泽的尸首,也能想象得到,刚才李虎是怎么已一人之力,在千军之中杀人无数,把这些要造反的人都给震住了。
李虎抚了抚她的脸蛋,看着走过来满意一脸的蒋莲,他轻声问道:“怎么样,这个结果。”
“谢谢你。”
蒋莲感叹着说了一句,见李虎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她看,蒋莲的脸上顿时红了起来。
看到完颜可欣和完颜丽都朝自己看过来,李虎连忙收回火辣辣的眼神,朗声对着下跪的千余禁卫兵吼道:“今日之事以后,谁都不许再提,而当今皇帝,就是蒋皇后来做。”
女皇帝,一个多么新鲜的名词,不光是那些禁卫兵惊讶,就是完颜萍几人也都惊讶不已,一个国家要让一个女人去统治,这或许是根本行不通的事情,但是有李虎在这里,蒋莲做金国女皇帝,那就是必然的了。
“你们都没听见嘛?”
李虎怒喝道。
千余名禁卫兵这次一起回应了起来,声如九天雷神暴怒般炸响,“我们愿意效忠蒋女王,永不叛变,若对女王有半点叛变之心,天雷轰顶,神魂俱碎……”
蒋莲何时受过这等膜拜,自己作为皇后之时,这些禁卫兵可从没如此尊敬过自己,她不禁走下阶梯,畅所欲言的来了一个即位宣言,李虎可以看到她的喜悦和完颜萍几人的喜悦。
这时完颜可欣走到他身边,低声道:“你就这么确定她能做女皇帝,文武百官那关还没过去呢。”
这么近距离的靠近,李虎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味,侧头打量着完颜可欣,可以看得出她举手投足间的神态都很讲究,一看就拥有不俗的武功,虽然与完颜萍几个女人拥有同样美艳的外表,但眼角媚意更盛,光是她的勾人眼神就让男人跃跃欲试,加上衣服设计的较为紧身,而且该露的地方绝不吝啬。
见李虎这么胆大的打量自己,完颜可欣只是微微吸气,身前的两团圣女峰就像要蹦出来一样,眼睛够好的话,还能看见那深到可以把男人魂魄吸走的洁白沟壑,李虎当然不会放弃这个与她并排站在一起的机会,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那沟壑看,就差把头埋进去了。
“看够没?”
完颜可欣斜眼射出一道勾魂摄魄般的神采,鲜红的嘴唇小声问道。
完颜萍都去陪着蒋莲站在阶梯下面了,李虎摇了摇头道:“这么丰腴,我可看不够。”
嘴上说着,李虎心里也惋惜,要是她不是石女该多好。
“你真大胆,我可是萍儿的姑姑。”
完颜可欣脸上故意绷起来说道。
李虎哪管她是谁的姑姑,贴近她说:“蒋莲做皇后是坐定了,那些文武百官没人敢说个不字,而你呢,将来也是金国的第二把交椅的权贵之人。”
完颜可欣脸上一红,正想离李虎远点,突然翘股上被一只手捏住了,她侧头一看,那大手正是李虎的,而李虎竟然还一本正经的看着阶梯下面的蒋莲她们。
“你……你在做什么,会被人看到的。”
完颜可欣激动的低声说,但是却不敢真的躲开,那些禁卫军可都能看到这里,两人挨得近倒没什么,万一让他们看到自己和李虎扭来扭去,那事情可就不一样了。
李虎哪会给她逃离的机会,手掌像是有吸力一样,一股热气不断从李虎手掌传出,让完颜可欣立刻感到小腹一阵燥热,浑身一阵阵的酥痒传递往全身,她的漂亮脸蛋也变得晕红了起来,身体不自觉间朝李虎身上靠了过去。
这时蒋莲已经讲完了话,李虎不在逗完颜可欣,而是大力捏了一下她丰腴酥软的翘股,惹得完颜可欣娇吟了一声,才得以脱身的往边上一站,与李虎保持了距离。
“贤婿,谢谢你今日帮我,晚上我要设宴好好款待你。”
蒋莲走到李虎面前,媚笑着说。
李虎轻笑道:“呵呵,都是自家人,不用这么客气。”
完颜娇看着李虎道:“今晚要请文武百官,你还要帮我母亲说服他们,不然这皇帝的位子。”
“我知道,放心吧。”
李虎点头道。
有他这句话,蒋莲也放下了心,立刻吩咐下去,设了百桌宴,虽然名为与宋国谈和,实际上却是要借此来稳固自己的地位,李虎今日杀人,和顾文栋、常泽造反之事,早就传的满金国皆知,文武百官自然没有敢说个不字,蒋莲也顺理成章的收回了金虎符、银虎符,而那铜虎符,也继续留在了完颜可欣的手里。
与文武百官畅饮,蒋莲一个女人,酒量却不凡,喝到深夜之时,才回到李虎身边,与他共饮了几杯,晚宴一直到很晚才结束,蒋莲也早就预定李虎今晚是自己的,完颜萍自然不能说什么。
回到寝宫,蒋莲支走了所有的宫女,李虎随她进到殿里,双手环住了她的腰肢,在她耳边轻语道:“好老婆,现在是不是要好好感谢我啊。”
“嗯,人家不是设宴款待你了嘛。”
蒋莲脸红得说道,一嘴得芬香酒气,让李虎闻得很是舒服。
李虎盯着她的美眸笑道:“吃饭不如吃你啊,饭饱肚子,你可饱人啊。”
蒋莲一听,眼神变得迷蒙起来,双腿不自觉地用力夹紧,似乎有千百只虫子在身下钻来钻去的,她本就是个有强烈爱意的女人,虽然多年未曾享受到男欢女爱的滋味,但是如今有了李虎,那滋味再次找了回来。
加上今晚十几碗酒下肚后,更是爱意大涨,却碍于要招呼文武百官,不然就要拉着李虎早早的回到寝宫,好好云雨一番了。
两人拥抱着一直到了蒋莲的凤床边,李虎懒洋洋的躺了上去,蒋莲轻咬下唇,双手将裙子撩起,斜躺在李虎身上,将他的手往自己的大腿根部拉去,娇吟道:“要吃我,就先快点啊,它都痒痒了。”
李虎大手一探,直接就摸到了她的蓬门处,让李虎激动无比的是,蒋莲竟然大胆的连亵裤都没穿,那里光滑无比,也已湿凝不堪。
黑色得阴毛已被湿凝得阴液沾成一缕一缕的,还可见汩汩阴液从蒋莲的粉色小穴往外流出,李虎伸出手指拨开阴毛,用手指捻住了她小穴缝上的阴蒂,虽然很轻,却致使蒋莲仰头高呼.“天……夫君……我的夫君,你捏的人家好舒服啊……哦……好刺激……啊……”
而他的另一只手则向上移去,按在了蒋莲的圣女峰处,那里竟然有凸起,李虎一惊,蒋莲何时去除里面的衣物,难道她一早就根本没穿,这么大胆放浪的打扮,让李虎备感刺激。
掀起她的裙子到脖颈,李虎坐起身欣赏起了那火爆的娇躯,那两团圣女峰微微颤动着,峰尖上的两捻小可爱,也早已发硬的挺翘着,李虎看的动心,俯下身张嘴咬住了一颗,轻轻的用牙齿磨着。
“啊……夫君,你好坏啊。”
蒋莲轻声唤了一句,在这里没有外人,她也不会在与李虎假装,叫他夫君,也早已是理所当然的称呼了。
李虎埋头尽心的品尝两颗小可爱,直到蒋莲伸手抓住他的凶器,直往那蓬门引导,李虎知道她此时已经受不了了,也不再折磨挑撩她,抓起她的脚踝,让她摆成了八字形,那昂起的凶器凶悍的猛一向前顶撞,百分百的命中率,深深的扎入了蒋莲的桃花源深处。
“哦……唔……好大的阳具……插的人家……哦……在深点……啊……真爽……夫君……在深点……啊……”
蒋莲皱起了眉头,双拳紧握,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潮水被凶器扎入的瞬间挤了出来,过多得已经流到大腿上了,嘴里轻叫着“呜呜”不知道是在享受快感,还是感到痛苦。
听到她放荡的喊叫,李虎立刻躬身开始抽插,阳具次次见底的狂野,让蒋莲甩发,腰肢狂扭的配合起他来。
“哦……太爽了……太刺激了……夫君……你的阳具……在人家小穴里……哦……好坏……啊……都插进子宫里了……啊……”
啪啪的两人肉体撞击声,更刺激李虎的性欲,手抓两团大奶子的李虎,低头问道。
“你的小穴,是不是饿的很啊。”
蒋莲媚眼如丝,嘴角含着媚笑道:“是啊,好饿好饿……哦……夫君,使劲……大力……喂饱她啊……”
听到蒋莲如此娇呼,李虎像得到鼓厉似的,更抖擞精神,再度寻欢,猛抽猛干,阳具的内茎,在穴中猛用劲的,提起出头,大刀阔斧的干,才数十下,蒋莲已被干得欲仙欲死,阴液直冒,穴心乱跳,阴户阵阵抖颤,口内不住的浪哼道:“好夫君,好丈夫……要被你干死了……哦……轻点……不……在快点……哦哦……不要……了……啊……”
“我没有命啦……呀……哦……夫君……你真要干死我了……啊……”
蒋莲这时已被抽插昏了头,李虎猛勇的大力抽插,使其连续的阴液狂喷,全身酸软无力,这也难怪,多少年都末近男人,这才刚和李虎在床上没几次,而李虎的阳具粗壮有力,又如此狠干,怎不令她吃不消呢。
她娇媚的浪哼着,激起李虎像疯子一样,更像野马,在平原上尽力驰聘着,他紧搂着她的娇身,也不管她的死活下用足气力,一下下狠干下去,急插猛抽,大龟头像雨点般碰在她的花心上,浪水阴液被带着“滋、滋”的发响,由阴户里一阵阵的向外流,屁股大腿都湿了一片。
直干得她死去活来,不住的寒颤,抖颤着,嘴吧张着直喘气,连“哎呀”之声都哼不出来,他才轻抽慢插。
许久正位的疯狂之后,李虎又翻起她的身子,让她趴着,对着那微微有些红肿的小穴,阳具再次插入,李虎更加粗鲁狂暴了起来,“啪啪”得猥琐声震彻着蒋莲的寝宫,而蒋莲也被他的霸道和持久打败,趴在床榻上,撅着翘股承受着那让她快乐刺激的撞击。
“夫君,你真是个野兽,人家被你弄死了快。”
蒋莲气喘吁吁的依偎在李虎怀里,享受着这难得的一刻安静。
李虎笑了笑没说话,他已经与蒋莲搞了七次,若不是蒋莲真的不行了,他还会继续。
“天都亮了,夫君,你害得人家怎么上早朝啊。”
蒋莲嗔怪着,却主动的又翻上了李虎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