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市长遇奸记
时间:2020-01-06

在医院内,正寅姬焦急的询问着:“姝姐,到底怎么回事。我爸爸伤的重不重?我妈她怎么了。快告诉我呀。”寅靓姝一边安慰着正寅姬一边告诉她所发生的事:“正叔刚被抢救过来,但还处于昏迷状态。现在已被送到危重病人看护室进行观察治疗了。医生说还没有渡过危险期,如果这样一直昏迷下去的话会变成植物人呢!。”

寅靓姝边说边带着正寅姬来到了重危病人看护室。

“你也知道,自从纪委的强林书记被调到省党校任书记并由省组织部取部长来调查强书记是否参与受贿一事后。正叔就一直为这位老领导鸣不平,认为是乔俊朗利用其老婆进行受贿:在案发后又怕连累自已。更怕强书记不保他。就向市委反映说强书记是此案的主使人和受益人;强书记是他的顶头上司;他老婆也是没办法,他呢事先又不知情……”而红姨对天极公司的财务审计工作一直都是由强书记和正叔做后盾支持的。

就在前不久天极公司向市委检举说红姨乱用职权、强索贿赂。市委很重视对红姨当天就进行了隔离审查并要求正叔回避。正叔感觉事有蹊跷,因为以前对天极公司进行审计时都没发生过这种事,为什么这次例行审计却出事了呢。

一打听发现事态严重。很可能是红姨发现了什么不利于天极的证据才会被污告的。正叔怕有人在隔离期间向红姨下黑手,于是集中证据准备去省城向省委一并反映强书记与天极事件。因为不想让你担心就没告诉你,可那想到在路上出了车祸。哎!

寅靓姝与正寅姬正说着事情的经过时看护室的门口却来了一位身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那男子向她俩打量了几眼后问道:“请问,正寅姬老师在这吗?”

正寅姬向他点头示意:“我是,请问您有什么事吗?”那男子用双手交上一张名片说道:“我是省组织部取部长的秘书,我姓张。取部长想了解一下有关你母亲的一些情况,如方便的话请现在到部长那里一趟可以吗?”寅姬很奇怪:“找我能了解什么呀?”寅靓姝在旁边说道:“不去怎么知道啊,你去吧。正叔这里我来照顾。”

寅姬和张秘书来到了取昌旺下榻的虹桥宾馆6003房内,那位取部长年过60,头已拔顶,看上去有些肥胖。

取部长向张秘书挥挥手让他出去,转身打量着正寅姬。同时示意她坐在对面的沙发上。

“正老师在律政学院教书是吧?”

“是的,在学院里当讲师。”

“工作几年了。”

“一年半,从毕业后就留校任教到现在。你找我到这里来是要了解什么情况呢?”

“看不出来正老师还是急性子,是这样的,你妈妈也就是红局长前阵子在审计天极公司时违反党纪强索了贿赂,本来这事不归我管。可纪委书记强林在职时一直重点抓这个关于天极的事,所以我也就过问了一下,发现确实有些问题。也就是说可能存在污告的可能。省里所以派我而没有派纪委或检察院来处理强林书记的问题就是考虑到各级的矛盾,在问题没有明确以前不想激化矛盾。便采用了中性处理的办法即由组织部来牵头把问题查清楚。问题已查的差不多了,强书记虽有领导责任但问题也不是如反映的那么严重。所以我建意强林书记就留在党校任书记不在作其它处理决定了。”

“而我要对你说的是—你妈妈的问题。因为与强林书记任市纪委书记时有关,所以也可以同强林书记的问题一起作为附带问题向省委汇报并一同处理。但你要知道强书记是因为有人给他说话,其中就有你父亲。可你母亲却不同,强书记说不上话,你父亲又在病中。省里的其他人又不好说情,就算说了情也不一定能救你妈妈。”说到这取昌旺看了正寅姬一眼,并起身走到了正寅姬的面前伸出右手放到了寅姬的左肩上。寅姬被他的这一行为吓了一跳,想起身躲避却被取昌旺用双手按在了沙发上。

“实话告诉你,这个市是一个文化、经济大市。谁主撑了这个市,谁就等于控制了全省的半壁江山。因此这个市也成为了各级权力斗争的主战场。你父母身在其中被卷入是必然的,也难免会帖上腥。强书记和省里的孟省长一直都想控制这个市;控制这里的经济。所以他们也就不停的在找机会好把现任的市领导拉下马,取而代之。你父母可是他们手下的干将啊。一次次的查一次次的失败,再查再失败。可功夫不负苦心人”

“你妈妈为使人不备便利用了这一年一次的例行审计,终于让她找到了把柄。”

可她自已也身漩其中。说她索贿并隔离审查只不过是对她反击的一个开始而已,你妈妈手里有他们的把柄,他们不会就这样放心的让你妈妈在那接受审查,弄不好会审出个畏罪自杀什么的。我想这也正是你爸爸担心的事吧!我知道你妈妈是被污告的。现在也只有我能救你妈妈,只要我以省委常委的名义说句话。说你母亲索贿不署实。而你妈也只不过是工作方法不当,建意市委调你妈去财政局任书记不再主管审计工作就行了。只要你妈不再插手天极就不会有事。“可话又说回来。我和你父母没什么交情,相反我和市里的书记、市长到是交情很深。而他们之间又是政敌。你说我能帮吗?”

正寅姬为取部长的话惊呆了,她深深的漩入了对母亲的担忧之中。

取昌旺见自已的一翻话果然起到了效果,便直入正题:“其时我对正老师是早就倾慕已久的,在我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那时你还在律政学院读书呢,没想到你现在更漂亮了。”取昌旺已经开始语无伦次起来“只要你解决了我的性问题你父亲的医疗费我出。可如果你惹恼了我,我就让市检察院封了你的存款并且充公,因为那是脏款。让你父亲没钱看病。”

正寅姬终于明白了他的目的,也知道他所说的全是事实。经过内心的短暂较量她作出了一个决定:“等一下,我要先洗个澡。”

“可以,但不要时间太长我不会等很久的。否则后果自负哟。”

取昌旺看着正寅姬进了浴室,听着沐浴的声音。不只是声音,在浴室的玻璃上看到白色的影子,轮廓是模糊的,但这样更刺激、更具有想像力。取昌旺开始有些后悔,他为什么不和她一起洗呢?大好的机会错过了。

终于洗完了,虽然只用了四十分钟,但对他俩来说都是漫长的。取昌旺看着如出水芙蓉斑美丽的女讲师。

不禁有了一种欲望的冲动。在他的眼中包着浴巾的寅姬简直是维纳斯的诞生。

丝毫没有垂下的富有弹性的乳房,刚沐浴后的曲线实在很耀眼,就像是刚滴下来的水果一样的新鲜。取昌旺张开双臂连同浴巾一起把寅姬抱在怀里。

被抱住的寅姬,有几秒呆住了。待她恢复清醒后,才急忙扭动身体,推取昌旺的胸部,想让自己的身体离开。取昌旺身上的血向头上冲,他当然是不能就这样放开了,这么大好的机会,怎能让她逃离呢。他抱的更紧,同时吻她的唇。正寅姬紧紧的闭着嘴,两个人压在一起的嘴唇摩擦着,急促的呼吸从寅姬的鼻孔里吐出,啧在取昌旺的鼻子四周,有甘美的水果味道。

取昌旺开始扒寅姬的浴巾,而寅姬正用双手推拒着取昌旺,没有防备他会去抓浴巾,浴巾就这样的滑落了下去。至此她只能无耐的闭上眼睛。

取昌旺用左手搂住细腰,在保持接吻的状态中,右手从肩向后摸到性感的两个肉丘,然后顺着侧面向上抚摸。他的手来到胸前,手掌盖在球形的乳房上,给人怏感的乳头在手掌中振动一下。寅姬心里一阵慌乱已经无法忍受的开始扭动腰枝了。同时,她突然睁开眼睛,脸颊红润“不”取昌旺不理会的继续探索着,而寅姬则发出沉闷的哼叫声,扭动着屁股“啊……”从合在一起的嘴隙缝,寅姬吐出火热的气息。取昌旺看到她的乳头已经变硬。于是一只手抱着寅姬另一只手则快速的退去衣裤,拉出他的肉棒。裕美虽然左右的摆动,但也任由他侵略着。

取昌旺把正寅姬放到了卧室里的床上,并开始用手探索寅姬腹下的草丛,寅姬夹紧大腿,屁股向后退缩着:“不,不要……不要摸。”取昌旺的手指,在火热湿润的溪谷里游动,每当他的手指碰到躲在复杂肉壁之间的阴核时,寅姬就停止呼吸,用脚尖向上拉,身体也一阵阵颤抖。两个裸体纠缠在一起,使拒绝的女人因拒绝,袭击的男人因袭击,彼此为对方肉体的不可抗拒,使情欲更高昂,形成忘我的状态……经过一阵相征性的挣扎,被压在下面的寅姬,胸部强烈的起伏,紧紧闭上眼睛,摆着任由他处置的样子。

取昌旺的呼吸变得越发的急促起来,他抓住正寅姬的双手,拉到她的头上。

寅姬是仰卧的,乳房因急促的呼吸而起伏着。他的脸在她的乳房上摩擦着,吸吮顶上的蓓蕾,嘴唇继续向下移至腋窝,感觉那腋毛的粗糙感。正寅姬发出哼叫声,扭动了身体,她已经变敏感了。“哦!不……”女讲师一面说不可以,一面摇摆着头,脸已经像发烧一样的红润。

取昌旺用自己的腿分开她的双腿。“啊……饶了我吧!”花园已经沾满浓蜜的蜜汁。已经是这样的湿润了,不可能不要的。他向着丰满雪白的大腿和那火中的深渊展开了爱抚,而那可爱的蜜洞也伴随着爱抚的动作开始痉挛地一开一合。

寅姬很快的开始喘气。她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克制,只有扭动身体“不……”

声音像蚊子一样的小声。取昌旺压在上面时“啊……”寅姬的声意颤抖,同时用很大的力量抱住取部长的头。取昌旺没有办法抬头。对她说明这样不容易活动,勉强把她的手松开。强烈的羞耻感,使寅姬用双手蒙住自己的脸。可是当取昌旺确定湿润的洞想对正时,她就扭腰逃避,这时她又很想要逃避他的侵入了。

“正寅姬!”取昌旺好像斥责的口吻。这时从蒙住脸的手下,发出唔的声音,好像是笑声,但笑声有一些奇怪。感到怀疑的他想拉开她的手,寅姬顽强的抵抗。

一面摇头、一面不肯松手,看到脸上湿了,她是在哭泣。

“干嘛呀!你不愿意吗?”正寅姬没有做出任何表情,不过,即使是她说不要,这时候的他也根本无法克制自己的欲望。到快要插入时,才要他放手,那怎么可能呢,而且如果真是这样,那可真是态扫兴了。

取昌旺默默的看着寅姬的表情。此时,在他的心里出现凶暴的欲望,强奸哭泣的女人,哭泣吧。哭吧。大声的哭泣吧,他重新把花瓣分开,觉得里面的湿润更增加了。当这已经勃起的肉棒对正时,寅姬的手擦一下眼泪露出脸。已经没有哭泣。用多少含羞的表情看一下取昌旺,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握着我的肉棒”把离开脸的双手伸过来。刚擦过眼泪的纤细的手,还是湿湿的,握紧后,他把勃起的阴茎对正,慢慢的前进。

寅姬用力闭上眼睛转过脸去。比预想的难很多,不只是窄小,推进去后,又被推回,寅姬用力握紧取昌旺的手“怎么,玩那么久了,还会痛啊?”寅姬摇摇头,她好像是在忍耐的表情。取昌旺先离开后再度确定位置。位置没有错,重新摆好姿势,深深吸一口气,在下腹部用力,这一次没有犹豫,用力插进去。

正寅姬发出尖锐的叫声,头向后仰,皱着眉头,全身变得僵硬。取昌旺虽然插进去了,但是夹紧的几乎让他感到痛。觉得没有办法活动,在静止的情形下,叹了一口气“哎!真是难搞。”她握紧拳的手,慢慢的松开了,从这件事能看出正寅姬已了解已经插入的情形,她以战战兢兢的感觉,慢慢放松肩上的力量。夹紧取昌旺的缩紧力,减缓了一些。

寅姬抬起上身看向结合的位置,他勃起的肉棒几乎塞满在裂缝里,反转的粘膜形成可怜的红色。也许是因受不了男人巨大的肉茎而溶出血来。

取昌旺想拉女讲师的手,摸在结合的部位。让她自己摸着的话,无论如何都会了解状况的。他是想让她证实知道肉棒插入的状态,可是当寅姬意识到他的企图后,立刻缩回手,而取昌旺则继续的拉。

“不,不要这么残忍……”她的声音在颤抖,虽然手被迫放在了结合的部位,但她也只是轻轻的摸了一下他的肉棒就赶快逃似的缩了手。虽不知道在她的心里产生了什么样的感觉,可让她的确知道了他的肉棒已经插入她的下体深处,有了这样的想像,取昌旺不禁陶醉在征服的快感里。同时也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寅姬时的情景—那时的寅姬还只是一名大学的学生兼学生干部,作为一名优秀的学生干部又是校花,在取昌旺以省宣传部长的身份到校内视察时,便成为了学生的代表去接受领导的检阅。正寅姬的青春与美丽给取昌旺的印像是非常深刻的,从那时起他深深的记住了那个女孩的名字—正寅姬。市政法委书记正立身与市审计局局长红颜的女儿,一个美丽的小天使。

尽管已有丰富的润滑液,但那陕窄而强大的缩紧力让取昌旺依然没有办法顺畅的抽送,此时的寅姬皱起眉头,发出哼叫声,但那不是快感的声音,这使得取昌旺非常懊恼。只有强迫着教她配合的方法,寅姬用哭泣的表情点头并挺起屁股照他的话做。

要向前挺就必须先后退,寅姬后退时,取昌旺配合她后退。就这样抽送的距离就扩大了。吸住的部份被迫离开,然后又紧紧的吸住,总算上了轨道,寅姬的鼻子上出现小皱纹,轻声哼着以生硬的动作配合着取昌旺,那种努力的样子,可爱的令人激动,如此一来感情亢奋,取昌旺尽量的向前挺进。就在这时候,突然从她的嘴里发出短短的哼声,和刚才叫痛的声音不太一样,她好像感受到快感了。

在结合的部分又用力压进去,她又发出声音了。

“好像……我不动的好。”她红着脸轻轻说。是不是腔口或阴唇乃至阴核的四周受到压迫的快感,使她感到舒服呢?还是心里上造成的感觉呢?取昌旺是无法判断的。但多少能带来一点快感,是表示寅姬在心情上放开了,这时候,他想起女人似乎都喜欢磨臼的运动。于是他将阴茎完全的插入,作为从转的轴,然后用腰画圆圈。他开始慢慢磨臼。此时寅姬立刻喘吸起来。紧紧皱起眉头,露出追求性感的表情,取昌旺知道最好的时候就要来临了,逐渐的扩大轮转,同时也加快速度,正寅姬在发出叫声的同时把紧了他。

寅姬已得到了相当大的满足,不久她张开湿润的眼睛,难为情的照着他的动作做下去。于是取昌旺就从圆周运动,恢复原来的上下运动了,而寅姬则咬住嘴唇,作出忍受的表情,但没有再发出痛苦的声音。不仅如此,比刚开始的抽插要顺畅多了。虽然仍是紧的没有空隙的感觉,但也不再像瓶子被塞入拔不出的塞子一样难过了。显然她内部的肉壁感到快感。

取昌旺在逐渐增加着速度和振幅,强大的夹紧力使他处在随时要爆炸的状态。

对方是一位性交新手,所以他自己要一直的往前顶。伴随着取昌旺紧迫感的加强,寅姬的呼吸也越发地凌乱,不顾一切的大声叫了几次,虽然很像表现她感觉的声音,但她也许不可能了解什么是高潮,倒是让取昌旺觉得她的体内潜在的有娼妇性。

直到大量的精液喷在了寅姬的大腿和肚子上。这是取昌旺为小心起见,在最后的刹那拔出来的。在没有一点斑痕的美丽雪白身体上,形成一滩白色蚯蚓般的光景,而寅姬就像死人般的躺在那里,似乎连阴茎已从她体内拔出都没发觉…